互联网大厂战投转舵_推荐_i黑马

互联网大厂战投转舵_推荐_i黑马

互联网大厂战投转舵_推荐_i黑马 -https://ift.tt/3AiZYKd –

互联网大厂战投转舵

2022-01-20 17:07 大厂 互联网 字节跳动

2互联网大厂战投转舵

来源:燃次元(ID:chaintruth)作者:邓双琳 闫俊文 吕敬之 冯晓亭  编辑:邓双琳

大厂战投的黄金时代或将止步。

1月19日,业内传闻字节跳动战略投资部已于近日解散,涉及员工约有百人,原部门成员部分另有任用,该调整或与最新出台政策有关。随后,中央网信办发文否认出台相关文件( 《互联网企业上市及投融资操作规范》 ),并表示会 “依法严格追究相关造谣者的责任”。

但字节跳动对于战略投资部的调整确有其事。

字节跳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 “公司年初对业务进行盘点和分析,决定加强业务聚焦,减少协同性低的投资,将战略投资部员工分散到各个业务条线中,加强战略研究职能与业务的配合。相关业务和团队还在进行规划讨论。”

互联网大厂的战略投资十分活跃。创业投资数据机构IT桔子2021年发布报告指出,截至2021年8月底,国内企业风险投资机构中,互联网行业占21%,是排名最高的细分行业。

互联网公司成长有两条路径:一条是自然增长,不停做业务加强实力;另一条是进行战略合并,通过投资或并购不同公司开拓市场,为自己带来新的机会。

如今,更多互联网公司选择“业务+投资”双轮驱动。对互联网巨头来说,战略投资部约等于未来的前景和想象力。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30年以来,“低垂的果实”还没有全部摘完,对于拥有雄厚资金实力的互联网巨头来说,投资是采摘“新生果实”的最好手段。

无论是传统互联网巨头的腾讯、阿里,还是字节跳动、美团、小米、B站等新生力量,都拥有属于自己的投资部门或产业基金,并且投资活动十分活跃。他们善于利用手中的资金和资源,逐步向外扩张自己的边界,避免潜在颠覆者的威胁,构筑自身生态体系。扶持更多中小企业的同时,也将进一步强化自身的产业龙头地位。

字节战投虽然起步较晚,但投入很大,尤其是在主营业务国内增长几乎快触达天花板后,字节的对外投资更加活跃。目前看来,字节投资打法较为分散,在各个赛道买种子种田,铺全赛道。

天眼查数据显示,字节跳动集团近年来对外投资超百个项目( 包括国内和海外市场 ),对外投资公司超400家,涉及领域十分广泛,包括企业服务、文娱传媒、人工智能、保险经纪、数码科技、教育培训、医疗服务、房产服务等。近期还参与收购票务平台“影托邦”和漫画平台“一直看漫画”,补齐了自己在电影行业和漫画行业的短板。

字节跳动具有战略意义的战投部门被调整,或许也向外释放了一个信号:互联网大厂战投的投资逻辑将会发生大变动。

实际上,不止字节,包括腾讯、阿里在内的一众互联网公司战投部,其投资策略从2021年以来都开始有所调整。如上所述,大厂战投存在的目的是扩张自身边界巩固龙头地位,这显然与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政策是相悖的,根据风向转舵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也许大厂战投的黄金时代将止步于2021年,也或许其能够找到更适合的发展路线。但毋庸置疑的是,接下来,互联网公司的战投策略都将有所调整,整个创投行业的格局也或将被重塑。

01 大厂战投走上牌桌

在2021年,互联网CVC投资活跃度远超前两年。

企名片Pro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互联网主流CVC发生了近千起投资事件,其中腾讯、小米、阿里巴巴、字节跳动在2021年分别投资298起、124起、76起、70起,四家公司2021年的总投资数量较2020年同比增加近70%。投资领域覆盖广泛,其中企业服务、文娱传媒、游戏、医疗健康、人工智能为主要投资方向。

v2_4dd5f5b59f9f40de9a48897bf7015bbf_img_

数据来源 / 企名片Pro 制图 / 燃财经

互联网大厂战投的黄金周期始于2015年。那一年,马化腾说,“腾讯现在只有半条命,另外半条命都交给了合作伙伴。”

2015年前后,腾讯的策略也转变为平台开放外加投资入股,由此拉开了腾讯投资扩张的版图。 根据IT桔子数据,腾讯的投资数量从2014年的77笔扩张到2015年的118笔,此后直到现在,腾讯投资一直是中国互联网大公司投资的最佳投资人。

2014年3月,腾讯以2.14亿美元现金,将旗下拍拍C2C、QQ网购、易讯等资产、业务一并相赠,入股京东,占股15%。京东则换来腾讯保证不从事若干电商业务,微信、手机QQ为京东提供一级入口,支付业务合作等承诺及资源扶持。

2013年12月,京东自己的估值还只有80.3亿美元。仅三个月后,估值便增长96%,其中最大原因是搭上了腾讯,获得了微信流量支持。也就是从这里开始,初创公司获得互联网大厂的投资要比获得VC的投资更有故事。

2018年资管新规出台后,一批难以募资的中小型VC被洗牌,不缺钱、不缺资源的互联网大厂战投开始比一些投资机构更受创业公司欢迎,不少创业者认为,行业龙头能够带来业务增量和行业背书,这更加适合“新兵” 的发展。

“本来就是数据选出来的好苗子,再加上大厂的赋能,不上天都难,这就导致大厂投资项目投后的成长速度远高于其他VC项目的投后。”曾在某互联网公司投资公司任职的知乎用户“尊尼小叔”告诉燃财经。他表示,这让一些VC很难受,在一些优质标的上,他们争夺不过互联网巨头公司。

“大厂投资不会跟普通VC一样磨磨唧唧,普通VC看人,看业务,看赛道,看数据,看法务财务。大厂投资核心就是看数据,其他都是次要,数据好坏决定投和不投。”尊尼小叔说,“关键大厂的数据还非常全面,这个数据量在某些方面的应用,比如投资、电商方向,远超很多大的数据公司,那些VC就更不用想了,边都摸不到。”

但这形成了有悖于传统投资机构的理论。这种投资策略在互联网高速增长期可以迅速实现,因为市场是空白的,只要有流量和资金,就可以烧出市场。但在市场平稳期甚至开始走“下坡路”的时期,显然不适用。

投资的根本还是要投未来,这需要极大的专业度和辨识度、前瞻性,甚至还需要一点运气。如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在其《价值》一书中说,投公司就是投人,真正的好公司是有限的,真正有格局观、有胸怀又有执行力的创业者也是有限的,不如找最好的公司长期持有,帮助企业家把最好的能力发挥出来。

在潮水褪去,市场变得理性后,大厂战投也需要及时调整策略。

02 大厂战投逐渐失灵?

实际上,2021年,互联网行业普遍不太好过。

从年初开始,包括腾讯、阿里、京东、美团、拼多多、快手还有B站在内的互联网巨头股价一路走跌,上市不到半年的滴滴宣布从美股退市,小红书、Keep、Soul等互联网独角兽企业甚至暂停了IPO进程,一些明星创业公司如衣二三、同程生活也接连宣布破产,此前备受资本追捧的“新式茶饮第一股”奈雪的茶与“生鲜电商第一股”每日优鲜上市首日也遭遇暴跌破发。

业务方面也迎来前所未有的难处。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流量红利消失也是不争的事实,下沉市场竞争激烈,海外市场又面临阻碍,即便是互联网巨头也不得不面对增长减速的窘境。

面对市场的变化莫测,互联网大公司在投资侧的战略意义或许需要重新考量,2021年三季度互联网企业财报普遍出现了大幅下滑,究其原因主要是对外投资所造成的亏损。

百度是例子之一。2021年第一季度,依靠快手上市,百度获得净利润256.5亿元,其中靠投资快手回报237亿元,但好景不长,快手市值蒸发万亿,到了2021年第三季度,这笔投资让百度在当季度净亏损165.59亿元。此外,爱奇艺、知乎也为百度的巨额亏损添了砖加了瓦。

又比如滴滴,根据其公布的第二三季度财报,其第三季度数据显示,受对橙心优选投资的公允价值变动影响,滴滴在2021年第三季度确认了橙心优选208亿元净投资亏损,让滴滴第三季度净亏损306亿元,这家明星公司的扩张业务也遭到外界质疑。

2021年上半年,腾讯收获了包括京东物流、每日优鲜、滴滴、快手、水滴、知乎等在内的13家IPO企业,但这些明星企业的上市给腾讯带来的并非高额投资回报,部分被投企业的“浮亏”也直接影响到了腾讯2021年的业绩。

近来,互联网大公司投资带来的战略意义或者财务回报正在变得普通,变得不那么有吸引力,换言之,互联网创造的各式神话都在回归日常。互联网大公司的投资策略,从2021年开始也发生许多明显变化。

在字节宣布调整战略投资部之前,已有多家大公司的投资策略出现变动。

腾讯已经接连减持了京东和Sea Ltd的股份,特别是对于京东的减持几近清仓。2021年12月23日,腾讯宣布以中期派息方式,减持已届成熟期的京东,将4.6亿股京东股票全部发放给腾讯股东,持股比例由17%降至2.3%,不再为京东第一大股东,同时腾讯总裁刘炽平也将卸任京东董事。

紧接着,阿里张勇也退出微博董事会。2022年1月18日,优酷信息技术( 北京 )有限公司也发生工商变更,阿里巴巴文化娱乐有限公司退出股东,新增股东上海全土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持股100%。值得一提的是,上海全土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由阿里巴巴文化娱乐有限公司100%持股。这也意味着,阿里巴巴文化娱乐有限公司间接持股优酷信息技术( 北京 )有限公司。

这些变化与互联网反垄断政策有关。在反垄断背景下,互联网大厂的投资策略开始收缩,接连疏远被投企业。

2017年,滴滴的程维在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对国内互联网公司大搞横向扩张并不认同。程维表示,“纵向搞不定只能横向,这是中国特色。”而横向扩张的主要手段就是投资手段。 比如阿里巴巴投资收购饿了么和高德地图,是为了进军本地生活;收购优酷、入股微博则是为了缓解流量焦虑等。

2021年7月,工信部推进各家平台“互联互通”,这在一定程度上消弭了互联网公司的资源优势,比如腾讯的微信以及QQ的社交流量、阿里的电商供应链、美团的本地生活优势,都可以与各家互联网公司合作及分享,这使得互联网战投的优势也在一定程度上被削弱。

03 大厂战投转舵

好在,一些互联网公司在投资方向上及时转舵。

过去,互联网公司更愿意投资与自己业务相关联的互联网项目,比如腾讯围绕“流量变现”的游戏、电商业务进行投资,而阿里则围绕“电商”全网寻找流量。

但如今互联网行业国内增长已达天花板,且各赛道都竞争激烈,成熟市场格局基本确定,很难跑出像京东和拼多多那样的巨型公司了。

外面的VC/PE机构也已经很少再入场互联网,而是转战医疗、硬科技、智能制造、军工等行业。一位机构投资人甚至开玩笑说道,“现在谁还看互联网项目,那都是‘传统行业’了。”2020年,高瓴投资了超过200个项目,其中技术驱动型公司占到78%,硬科技投资超过80起。

大厂战投也不例外,2021年,BAT包括字节等都加大了硬科技、智能制造、医疗等行业的投资。

据36氪报道,在此次减持京东的同时,腾讯投资的一个新特征正在凸显:与此前长期支持京东、拼多多等消费互联网企业相比,腾讯加大了对科技初创企业的长期投资。在“硬科技”领域,腾讯此前连续参与了芯片制造企业燧原科技的多轮早期融资,不久前参与了GPU芯片研发公司摩尔线程20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初至今,腾讯参与了超过100家科技初创企业的非控制型少数股权投资,涉及云服务、人工智能、大数据、集成电路、医疗健康、自动驾驶、金融科技、区块链、生物技术和制药、智能制造等多个领域。

在宣布减持京东时腾讯曾回应,投资发展期的成长型企业一直是腾讯投资的主要战略方向,而当被投企业有持续自筹资金能力时,则选择在适当情况下退出。会持续发掘新赛道、新机会,特别是前沿科技和实体经济数字化,寻求对社会有长期价值的战略协同。

过去一年,加强反垄断与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是互联网行业发展与规范的主基调。如今政策方向已经清晰,既要防止资本野蛮生产,也要支持和引导资本规范健康发展。互联网的钱投进前沿科技,相当于押注科技的未来,也押注了自己的未来。

更何况,减少与自己业务强关联的投资,对互联网大厂来说也是件好事。但这样一来,“战投”中的的战略意义也被极大削弱。

一位投资人说,“未来互联网大厂的投资策略会发生转变,比如学习小米,成立与本公司不太强相关的投资机构,向社会募资,更多的LP参与,有利大家一起分;参与地方引导基金,共同设立,共同出资,发展地方高科技公司,为地方经济发展做出贡献。”

参考文献:

《起底头部互联网公司 CVC 投资:腾讯「王者」地位依然难以撼动》来源:IT桔子

《网信办否认限制互联网公司的投融资活动;微软重塑游戏市场》,来源:晚点财经

《互联网投资“补位”战:从输血造车新势力到腾讯押注芯片》,来源:野马财经

《年末盘点 | 2021,CVC都投了什么?》,来源:融中财经

[本文作者燃次元,i黑马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ID:chaintruth)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