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电力上市公司去年或亏损400亿

五大电力上市公司去年或亏损400亿

五大电力上市公司去年或亏损400亿 -https://ift.tt/MpvWgO5oR –

20家已发布业绩预告的火电上市公司,净利润全部下滑。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记者 | 席菁华

煤价上涨侵蚀利润火电上市公司2021年陷入巨亏。

截至1月29日,五大发电集团旗下核心上市公司均发布了2021年业绩预告。这五家上市公司共亏损了254亿-407亿元,较上年同期160.05亿元的盈利,下滑258.7%-354.3%。

其中,中国华能集团旗下华能国际(600011.SH)亏损金额最大,达98亿-117亿元。中国大唐集团旗下的大唐发电(601991.SH/00991.HK)亏损幅度最大,达396%-455.3%。

中国华电集团的华电国际(600027.SH)亏损45亿-53亿元,国家能源集团的国电电力(600795.SH)亏损16亿-23亿元,国家电力投资集团的中国电力(02380.HK)亏损5亿-6亿元。

截至目前,上海电力(600021.SH)、浙能电力(600023.SH)、粤电力A(000539.SZ)、长源电力(000966.SZ)、宝新能源(000690.SZ)等共15家上市电企也发布了2021年业绩预告,净利润全部下滑。

16433589245500700.jpg

上述共20家上市火电公司中,15家上市公司净亏损。

据界面新闻统计,20家上市火电公司去年共计亏损达323.52-495.11亿元,较上年少赚了700余亿元,同比下滑183.09-227.15%。

来源:各上市公司公告。制图:席菁华

火电公司净利下滑主要有两点原因:一是去年煤价大幅攀升,北方港5500K平仓价格年均价1045元/吨,同比增幅79.5%,严重超过往年火电企业平均盈亏成本640元/吨上下,导致发电燃料成本飙高,发电、供热成本出现倒挂

二是去年经济复苏加速,用电量呈现超预期增长态势,但国内水电整体偏枯,火电保供形势严峻。在亏损局面下,火电企业冬季仍需持续多发保供导致发多亏多。

中国电力表示,去年下半年煤价急速上涨,同期上网电价却并未同步上调。

国电电力表示,经初步统计,该公司入炉综合标煤单价约890元/吨,同比上涨约五成。

上海电力表示,该公司去年累计煤折标煤单价约1097元/吨,同比增幅达67%,增加其全年燃料成本约53亿元。

赣能股份(000899.SZ)表示,去年平均综合标煤单价较上年同期上涨44.29%。

同期,上市煤企净利润大赚,19家上市公司共盈利超1000亿元,八成上市煤企迎历史最好业绩。

2021年4月起,受煤炭供需等因素影响,国内煤炭价格出现飙涨,9月郑商所动力煤主力合约价格突破千元。10月中旬,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突破2600元/吨,刷新历史高位,坑口煤价一度逼近3000元/吨大关。

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测算,去年全国煤电企业的电煤采购成本额外增加约6000亿元。8-11月,部分集团的煤电板块亏损面达到100%,全年累计亏损面达80%左右。

之后在政府一系列政策组合拳下,煤炭市场供应量大幅增加,煤价自12月起大幅跌至1000元/吨之下,电厂缺煤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缓解,市场理性回归。

2021年10月,国家发改委全面放开了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将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浮动范围扩大为上下浮动原则上均不超过20%,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20%限制。

随后,广东、江苏等多地电价上涨通道开启。电价上浮能够一定程度上对冲高煤价带来的影响,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燃煤电厂的高煤价压力。

2021年12月,国家发改委发布了《2022年煤炭中长期合同签订履约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意在稳定煤电上下游利益关系

国家发改委上调了长协基准价,港口5500大卡动力煤长协基准价由每吨535元上调31%至700元,并与全国煤炭交易中心等四家机构发布的价格指数联动,在550-850元/吨之间波动。

此外,长协覆盖范围进一步扩大,提出发电供热用煤除进口煤以外的部分原则上全部签订长协,覆盖所有核定产能30万吨/年及以上的煤炭生产企业。

有行业观点称, 上述意见稿为煤炭价格下行释放了预期。火电厂的综合用煤成本,将较2021年有较大改善。

但有不愿具名的大型电厂负责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这一长协基准价格仍偏高。

“目前未全部执行700元/吨的长协基准价格,电厂由亏转盈难度大。并不是每个地方的电价都能够顶格上浮到20%,且部分长协合同签量不签价,价格仍在博弈中”该人士称。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