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大哥难当_科技金融_i黑马

BAT大哥难当_科技金融_i黑马

BAT大哥难当_科技金融_i黑马 -https://ift.tt/0aYL5eF –

BAT大哥难当

2022-02-07 13:21 BAT 阿里系 CVC

2BAT大哥难当

来源:零态LT(ID:LingTai_LT) 作者:江城子  编辑:胡展嘉

靠资本运作难再独霸武林。

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中,江湖武林门派众多,唯有六大门派名声最为响亮。

在这个赢家通吃的世界里,谁的武功更强、江湖势力更大,谁就更有话事权。就像互联网江湖,虽然早已无需企业真刀真枪的比试,但也诞生了几大派系——字节系、阿里系、腾讯系(简称BAT)等。这些门派“掌门人”即便没有盖世神功,凭借着深厚财力和独到眼光通过投资,也能笑傲江湖。

但BAT靠资本运作就想独霸武林的做法,似乎要开始失灵了。变革发生在2022年,一则疯传网络的消息,揭开了江湖门派拆解的序幕——字节跳动要解散战投部门,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大厂也将陆续跟进。

虽然字节跳动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举是为了加强业务聚焦、减小协同性低的投资,不可否认收缩战投部门确有其事。

要知道,投资是字节跳动成立伊始就被张一鸣重视的业务。通过对外投资,字节跳动不仅快速拓展了业务版图,还引进了Musical.ly创始团队的朱骏和阳陆育、图吧创始人张楠等一批人才,成功跻身互联网大厂前列。

腾讯和阿里更是利用投资、并购等资本运作方式,各自建立起庞大的阵营,完成对生活、消费、学习、工作等多场景的覆盖与渗透,俨然成为大家绕不过去的“两座大山”。

如今阵营动荡、门派瓦解,互联网将独留“江湖”。

01 大厂为何热衷建“门派”

过去很多年,投资一直是腾讯、阿里得以生存扩张和业绩增长的重要基础。

3Q大战后不久,马化腾曾在一次总办会上向16名高管提出了心中疑问——腾讯的核心能力究竟是什么?在收到的21个反馈中,内部圈定了两个答案,其中之一就是“资本”。

众所周知,腾讯是以“网络寻呼”业务起家,经历了PC时代和移动互联网发展的浪潮,即便后来业务有拓展,基本还是坚持着“树上开花”策略,围绕QQ和微信衍生业务。但对外投资让腾讯有了涉足更多领域的机会,比如其一直存在短板、被阿里压制的电商板块,就通过投资京东、扶持拼多多在行业有了一席之地。

在东南亚市场,腾讯持有电商平台Shopee约四成股份,是后者第一大股东。分析机构iPrice Group于2020年7月发布的数据显示,Shopee移动端以全市场第一的成绩、网页端以 2.7 亿月度访问量蝉联流量最高电商平台,取代了Lazada ,稳居东南亚地区最大电商平台的位置,腾讯也间接升级为东南亚“电商一哥”。根据IT桔子,截至2021年12月,腾讯系累计投资数超过1180起;其中,仅2021年就投资超250家公司,平均每1.3天投1个项目。

v2_b505fc19c6cd40ff969862543d699ff5_img_

▲图:腾讯官微

更为重要的是,投资为企业带来的收益回报往往是惊人的,这点从腾讯财报就能窥探一二。

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三季度,腾讯投资类资产账面价值8221亿元,投资类项目公允值1.75万亿元,(这一数值)与山西省2020年GDP(1.765万亿元)相当。该季度,腾讯营收达到1423.68亿元,净利润为395亿元;期内来自投资公司的盈利高达268亿元,占净利润的比重已超六成。

类似情况在2021年前两个季度同样存在。根据财报,“其他收益净额”类目主要用于反映腾讯投资收益,2021年一季度该部分收益达到195亿元,占同期净利润(478亿元)的40.8%,二季度达到208亿元,相当于同期净利润(426亿元)的近一半。

从2018年、2019年投资利润占比约20%,到2021年三季度的超六成,投资对腾讯利润的贡献越来越大,公司一度还被称作“中国的伯克希尔”。这就不难理解,腾讯为何在过去十余年朝着“投行化”发展,建立起了自己的江湖门派。

虽然阿里巴巴去年投资收益不佳,但在2018~2020年间的投资却是持续增长。根据新财富统计,2018~2020年,阿里投资收益分别高达305亿、441亿、730亿元,而其对应的每年净利润为641亿、879亿、1494亿元,投资收益对净利润的贡献占比也近一半。

从公司发展前景上考虑,企业阵营的形成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对消费者时间和行业未来的掌控。根据Questmobile和勾股大数据2020年6月的统计,今天中国人均手机日使用时长超5小时,如果按照活跃用户数排名,Top 10中腾讯系占4席,阿里系占3席;Top 30中,腾讯系占14席,阿里系占7席,两大阵营合计占比超7成。

随着流量红利消失,互联网下半场的竞争就沦为了存量用户价值竞争。对于企业而言,谁能留下用户、争取用户时间、让用户多打开,谁才能最终取胜。

02 练成CVC巨无霸

如果从投资主体上研究腾讯、阿里的打法,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CVC(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企业风险投资。这是相对VC(Venture Capital)的概念,区别于专业风险投资机构的投资行为,CVC主要是由企业资本主导的投资行为。

或许是腾讯展现出的惊人回报太吸引人,又或是阿里通过投资后掌握的话语权令人眼红,除了互联网大厂,硬科技、新消费等行业一批企业都有向着CVC模式发展的趋势。一时间,CVC遍地开花。

IT桔子数据显示,近五年来,CVC投资占整个风投市场的份额在20%~30%之间,并且随VC市场波动情况而变动,但投资下降幅度则明显低于VC机构;从CVC的主体公司来看,上市达到了432家,占比58%;CVC投资的“巅峰”时期发生在2017年,随后几年呈现下滑趋势,但是从2020年开始又再次活跃起来。

线下餐饮行业是趋势比较明显的赛道之一,喜茶在2021年成立了战投部门,并于同年7月以股权投资的形式入股了精品咖啡品牌SeeSaw;网红茶饮品牌茶颜悦色也在去年投资了本土水果茶品牌“果呀呀”;据零态LT(ID:LingTai_LT)了解到,新茶饮品牌沪上阿姨在2021年也成立了独立的战投部门,核心关注茶饮和咖啡赛道的早期企业,特别是与自有品牌模式存在差异的一些企业。

相较于腾讯、阿里的纵深布局,这类餐饮消费企业更多还是寻求“横向”投资,从而实现单一产品、单一模式的突破,让企业拥有更多故事、更大机会。

v2_06ea914155e7483c870f593e849bbf70_img_

▲图:阿里办公区

时下正热的新能源产业链企业,不少企业也在模仿BAT,也在朝着CVC道路发展。

以宁德时代为例,据不完全统计,该公司2021年以来的股权投资超过20笔;截至去年9月30日,其已投资75家企业,合计认缴金额达154.6亿元,覆盖动力电池、车企、新能源装备等汽车产业链相关环节。用公司董事长曾毓群的话说,宁德时代要的是“靠自己,让车企离不开”。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餐饮企业,还是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公司,做CVC投资并非纯粹追求超高回报,而是将协同业务发展、构建纵深网络作为首要目标。

汉理资本董事长钱学锋接受证券时报采访时分析过CVC模式为何会受被投企业欢迎的原因:

第一,初创企业从事的都是2B的企业级服务,需要对接业务、场景和客户,产业投资人对同赛道的业务、对行业发展趋势等都比较了解,更现实的是潜在可以给公司带来订单,带来新业务的场景落地;

第二,产业投资人在行业里的摸爬滚打的管理和运营经验和教训,对创业公司而言都是非常宝贵的财富。

不过,互联网大厂收紧风险投资,也是给这些早期企业敲响警钟——不能妄想“走捷径”,通过吹高估值融资或上市的方式轻松获利。试图通过投资垄断市场的行为也是绝对行不通的。

03 “门派”瓦解

在科技日益发达的当下,互联网大鳄们安身立命的首要“技艺”再也不是武功,而是能产生一技定乾坤效果的“谋略”。

不少人会将2008年腾讯投资并购部的成立,看作腾讯迈向投资建门派道路的开端,事实上这个时间可以追溯到2005年刘炽平的加入。

彼时刘炽平刚加入腾讯不久,任职公司首席战略投资官,负责集团战略、投资、并购和投资者关系。虽说是初来乍到,刘炽平出手的动作却非常老道,不仅操盘收购了Foxmail,还将创始人张小龙及20余人的研发团队一并纳入麾下,更为日后微信的诞生奠定了基础。

或许是看到了投资创造的价值和潜力,刘炽平后来成立了投资并购部,专注于全球范围内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相关领域的投资并购。

v2_243e378f73a44c688b7e01f6ccf11bc9_img_

▲刘炽平在2020年腾讯投资IF(图:腾讯投资)

成立初期,部门主要还是服务腾讯核心的游戏业务,通过对外投资、并购等方式,帮助公司解决发展游戏业务时遇到的问题、增强在产业链上下游的话语权。

随着部门发展,腾讯开始在消费互联网大规模布局并向电商、出行、团购等更多大消费赛道拓展,渐渐在互联网江湖造出了“腾讯系”阵营,京东、滴滴、拼多多等如今处在行业龙头位置的企业均在其中。

根据刘炽平在2020年腾讯投资IF(Insight & Forecast)大会上公布的“成绩单”,截至当时,腾讯总计投资企业超过800家,其中70多家已上市,逾160家成为市值或估值超10亿美金的独角兽。凭借流量+资本,腾讯成为名副其实的江湖大门派。

与腾讯实力旗鼓相当的阿里,也十分热衷对外投资、建立阵营,就连创始人马云都是一个十足的金庸迷,骨子里有着侠士之风。

且不说马云花名取自金庸小说《笑傲江湖》里的人物,就从其与冯根生、沈国军、宋卫平、鲁伟鼎、陈天桥、郭广昌、丁磊8位叱咤商界的浙商成立“江南会”,并立下“江湖令”(传说中的江湖令,由会员持有,如若持有者的公司出现紧急状况,出示此令,轮值主席则有义务召开“武林大会”,共同商讨对策,帮助会员度过危机)一事,即可看出马云对成为“大侠”、建立门派的欲望。而回顾阿里20多年的发展史,其投资活动主要集中在2011年以来的这12年间。

如果说腾讯的投资策略是“拼图”,通过投资弥补业务短板;那么阿里的思路就是“统一”,通过投资并购收拢竞争对手、增强话语权。

盘点阿里十余年间的投资案例,收购优酷、土豆、饿了么、口碑、网易云音乐等,无一不是为了协同公司互补或加强某块业务;而这些公司创始人最终不仅卖了企业,自己也落得个被抛弃的结局。

v2_21fd12d9b0124bcc8005c3b971526c96_img_

▲马云的武侠梦众所周知

近年来,在“大力出奇迹”的信条下,字节系版图也在快速扩张,成为继腾讯系、阿里系之后,互联网江湖又一大门派。据IT桔子数据显示,字节跳动累计对外投资数已超189起,覆盖短视频、教育、电商、金融、游戏、企服等多个领域。

就在江湖两大霸主局面即将被打破之际,渐渐出现了门派瓦解的迹象。

2021年底,腾讯发布公告称,以中期派息方式将所持有约4.6亿股京东股权发放给股东,对京东持股比例从17%降至2.3%,不再是第一大股东。几乎同时,知乎的关联公司发生工商变更,腾讯和其收购的搜狗退出该公司股东行列。这一连串动作被外界看作是“腾讯系”阵营即将分裂的信号。

另一边,阿里系企业蚂蚁集团也在今年1月减持了众安保险,持股比例从13.54%下降至10.37%。虽然蚂蚁方面表示“减持系正常的投资决策”,但随后网络曝出的几大公司战投部都将裁撤的消息,还是让外界意识到一件事——

互联网“门派”可能真的要瓦解了。

[本文作者零态LT,i黑马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ID:LingTai_LT)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