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氏股份,被猪吃亏130亿?_推荐_i黑马

温氏股份,被猪吃亏130亿?_推荐_i黑马

温氏股份,被猪吃亏130亿?_推荐_i黑马 -https://ift.tt/7vyHqwQ –

温氏股份,被猪吃亏130亿?

2022-02-09 16:00 温氏股份

2温氏股份,被猪吃亏130亿?

来源:市值榜(ID:shizhibang2021) 作者:安静 编辑:赵元

资本已经征服了星辰大海,甚至计划用人造子宫来解决生育率问题,但面对农林牧渔行业仍深感无力。

这主要是由于农业的不确定性。

农林牧渔因其行业特点,导致农业行业产品数量质量核查难、渠道监控难、成本核算难,往往成为最有故事性的板块,以及造假的重灾区。

此外,农业行业还具有周期性。

其中以生猪养殖业的周期最为明显,最近一次猪周期,从2018年6月因非洲猪瘟开始,在猪肉价格经历了跌宕起伏后,2021年进入这轮周期的下半场。

几乎没有一家养猪公司能轻松度过猪肉市场低迷期,有的公司挺过了几轮周期却在这轮猪周期中折戟。

曾被称为A股“猪茅”的温氏股份,因其“温氏模式”一度风靡养猪行业,却在这轮猪周期的尾声出现了130多亿元的巨额亏损。

那么,“猪茅”巨亏是如何造成的,温氏模式又是怎么一回事,猪周期对行业的影响有多大,本文将试着一一解答。

01 兴衰皆因模式

1983年,18岁的温鹏程跟随父亲创建了“簕竹鸡场”。经过几年奋斗,鸡场的效益不断提高,规模也越做越大,在小镇上逐渐有了名气,村民纷纷慕名前来购买鸡苗。

后来,村民们渐渐觉得自己单独去一趟县城买饲料、卖鸡太折腾,簕竹规模较大,经常需要去县城,于是就有村民委托簕竹鸡场代购饲料、代为卖鸡。

在帮村民跑腿的过程中,温鹏程看到了商机,与周边农户商议“场户结合、代购代销”的合作形式。于是“公司+农户”模式的雏形诞生。

温氏父子经过三十多年的探索和实践,形成了紧密性“公司+农户(或家庭农场)”产业分工合作模式,也就是被业内津津乐道的温氏模式,这一模式也是日后开疆拓土的一把利器。

“公司+农户”模式,即公司负责鸡、猪的品种繁育、种苗生产、饲料生产、技术指导、产品销售等环节的管理及配套体系。

农户则从公司领取鸡苗、猪苗、饲料、疫苗等养殖所需的物资,在自有或租用的土地上按照公司技术和管理标准进行规范饲养,达到出栏标准后,公司回收肉鸡、肉猪统一销售并支付农户委托养殖费。

猪苗、饲料和养殖方法都是公司的,对农户来说,只要建个猪舍,猪苗、饲料、药物公司送上门,不用管销路,只要养大,就能拿到养殖费,几乎没有风险。

遇到市场不好的时期,温氏父子承诺“保价回收”,更是取得了农户们的信任。

凭借“公司+农户”模式,温氏父子迅速签约了众多农户(到2021年6月底已与4.67万户农户合作),带领公司一路高歌猛进,从一间小小的“簕竹鸡场”逐步蜕变为A股养猪板块的巨头。

曾经的温氏股份风光无限,是创业板市值第一股,更接近现在常说的“猪茅”,如今,这两个头衔已是老黄历,分别易主给了宁德时代和牧原股份,前者是因为时代的发展,“猪茅”保不住则是温氏股份自身出现了问题。

第一,毛利率较低。

自2015年上市以来,温氏股份的营收和净利润一直震荡上行,但整体毛利率低于自繁自育规模化养殖的牧原股份。

v2_27653b4ba59848f8a2d347517765b6ab_img_

2015年温氏股份的毛利率为22%,牧原股份为25%,高出温氏3个点,2016年温氏股份的毛利率为38%,牧原食品为46%,高出温氏8个点。

通过与牧原股份2015-2020年毛利率比较,温氏股份的毛利率较规模化自繁自育模式公司低大约8个点。

这是因为“公司+农户”模式不具备规模化优势,整体效率不高。

第二,受非洲猪瘟影响严重。

2020年,温氏生猪出栏量接近腰斩,不足1000万头,回到了2013年的水平。官方的解释是受猪瘟影响,减少总体投苗、加大种猪选留以及提升肉猪体重所致。也正是2020年,温氏失去了出栏量猪王的宝座。

农户分散,统一化管理难度高,在遭遇突发性事件时,可能无法及时正确应对,带来损失。

此外,猪价高位运行时,自己养猪比收取代养费利益空间更大,在公司+农户的模式下,一些短视的农户违背契约精神,私自卖出猪或者偷梁换柱,也不是没发生过。

只是2020年,猪价过高,温氏尚能保持收入增长,进入2021年,风险被充分暴露。

02 卖一头亏一头

2021年,猪肉价格不断下行,温氏第一次出现了年度亏损。

温氏股份发布的2021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130-138亿元,同比降幅高达275.06%-285.84%。

公告显示,2021年,温氏股份肉鸡业务整体有盈利,亏损都是来自“猪队友”,温氏合计销售1321.74万头,除开存栏猪跌价带来的25亿元减值损失,相当于每卖一头猪就赔800元。

温氏股份简直是在滴着血维持经营。

但是,平常单头商品肉猪的价格也不过1000多元,现在一头猪就亏800元,钱都亏哪儿了?

第一,猪肉价格下行,第三季度最严重,温氏最低毛猪销售价格为12元/公斤,第三季度单季度出现了超过70亿元的亏损,第四季度价格略有回升。

第二,饲料价格走高。

根据温氏股份2015年至2019年年报,肉猪营业成本中,饲料费用占比约61%,给农户的委托养殖费用约占18.5%,其余的还包括5%的药物及疫苗、7%的人工成本、3%固定资产折旧和5%其他。

饲料原料中占比较高的是玉米、豆粕、小麦、高粱,且短期内难以大量使用其他原料代替。但是,玉米、豆粕、小麦、高粱同属于能量原料,具有一定的相互替代性。

温氏股份可根据其采购价格适当对饲料配方作出调整,以控制养殖成本,因此玉米、小麦及高粱占饲料原料成本总额的比例在不同年度间会出现波动。

整体饲料配方中,玉米和豆粕仍为主要成分,其中玉米约占整个饲料原料价格的60%,豆粕约占20%。

2018-2019年,玉米和豆粕价格在2元/公斤和2.8元/公斤间震荡波动。2020年以来,玉米豆粕供给持续偏紧,市场价格不断走高。

2021年,玉米和豆粕价格基本保持在2.9元/公斤和3.8元/公斤的高位。

v2_66c7886b83184cb2bb082d4fede2eac4_img_

相比2019年,饲料原料中的玉米、豆粕价格涨幅约45%和36%。

根据计算,2019年,出栏猪的头均成本为1606.9元,2020年为3370.1元,2021年上半年进一步上升至3474.5元,对应的头均重量为113.7公斤、124.3公斤和120公斤左右。

考虑上重量差异,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头均成本较2019年分别上涨约91.8%和104.9%,远高于饲料价格的上涨。

很明显,这不能完全解释温氏养猪成本的上升。

第三,死淘率。

2019年,温氏股份的猪出栏量超过1800万头,包括养猪和养鸡鸭在内总共付出的委托代养费为84.6亿元。

2020年报未披露详细代养费用。根据累计结算之间的差额,可知2020年结算代养费用为85.6亿元(由于存在结算时间,可能与直接披露存在口径不完全一致,只能粗略对比),当年出栏量还不足1000万头。

简单对比,可知,温氏在本轮猪瘟开始后,死淘率较高。具体数据,温氏股份一直闭口不言,只回答非猪瘟情况下,为5%—6%。

但代养费的刚性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猪价下行时,代养费的刚性,猪价上行时,农户的道德风险,分散管理的难度,温氏也正通过将养殖模式升级成“公司+现代养殖小区”,来除去这些固有的弊端。

03 逃不开的猪周期

2019年尾开始,猪肉价格突然飙升并且在高位保持了几乎2020年一整年。进入2021年后,价格又逐渐回落到2019年的水平。

猪肉价格的这种波动就是猪周期。

v2_fde8fcfed42b4b449028ab304d9c7f13_img_

自2002年以来的五轮猪周期,每轮周期持续时间约3-4年。

猪周期的产生主要原因是供需错配。

简单来说就是,当猪价在高位运行时,资本和从业人员开始大量涌入,供大于求,猪肉价格又开始下跌,下跌到一定程度,因无利可图,资本和从业人员又退出市场,于是,供求关系再次转变,猪价又开始回升。

产生这种供需错配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第一,生猪养殖周期长。

从母猪存栏到生猪出栏往往需要10-12月,当猪价处于上升周期是,养殖盈利提升,养殖人员就会增加母猪存栏,那么10-12个月后的生猪供应就会增加,猪价就会开始回落。猪价下降,养殖利润减少,养殖人员就开始淘汰能繁母猪,母猪存栏下降,10-12个月后生猪供应减少,猪价开始反弹。

第二,行业分散。

中国是猪肉的生产和消耗大国,养殖户、养殖场遍布全国,年生猪出栏量占全球总产量的一半左右。但是生猪养殖长期以散养为主,规模化程度较低。据公开数据,2020年A股上市企业生猪出栏量前五家企业(温氏股份、牧原股份、正邦科技、新希望、天邦股份)合计出栏4859.05万头,仅占全国生猪总出栏量的9.22%。

分散的养殖户群体庞大,从主观意愿出发,各方都希望避免猪价波动给自身造成影响,最终导致了“追涨杀跌”的顺周期行为。

v2_187614ec474143c0b1ac8505fbe2e49c_img_

除此外,每轮猪周期都存在疫情、政策等因素等外部因素影响。其中影响较大的是2018年非洲猪瘟,除此外,政府释放储备以及食品安全事件等也会影响猪肉价格,但根本的影响因素还是供需错配。

那么,除了中国外,其他国家有猪周期吗?

以美国为例。美国生猪产业的发展历程就是规模化的进程,1900年到1969年,小型养殖户逐渐退出,养殖户数量从433.54万户缩减到68.6万户,降幅超过80%。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美国规模化生猪养殖也迅速扩张,1978年美国农业部统计存栏量超过5000头的养殖场有240户,到2002年存栏量超过5000头的养殖场数量达到2850户。

2000年以后,大规模养殖场已经成为主角。美国养殖场场均存栏数从1982年的167.86头,增长到2007年的1089.44头。

v2_f0437a47019841cea5cbd76e48e230d1_img_

可以看到,养殖规模化程度的提升并未消灭猪周期,只是相对于中国的猪周期,这种波动更频繁,但周期幅度较窄,伤害性弱一些。

猪周期无法消亡,生猪养殖企业无论如何都要面对这一问题。

参考文献:

[1]《生猪期货研究报告》 华创证券

[2]《生猪系列报告:猪周期与存栏》国海证券

[3]《温氏集团董事长温鹏程的创业之路》乐冬说农业

[本文作者市值榜,i黑马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ID:shizhibang2021)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