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宁德时代起诉蜂巢能源不正当竞争

【独家】宁德时代起诉蜂巢能源不正当竞争

【独家】宁德时代起诉蜂巢能源不正当竞争 -https://ift.tt/573VIlT –

宁德时代的九位前员工曾违反竞业限制,入职蜂巢能源的关联公司。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庄键

界面新闻近日从福建省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宁德时代(300750.SZ)对蜂巢能源提起了诉讼,案由为不正当竞争,案件将于本月开庭。福建省宁德市是宁德时代的总部所在地。

这一案件的被告,还包括无锡天宏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无锡天宏)和保定亿新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保定亿新)。

《反不正当竞争法》明确,不正当竞争行为是指扰乱市场竞争秩序,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截至发稿前,宁德时代和蜂巢能源均未回应界面新闻关于此案的采访。

界面新闻获得的多份法院判决书显示,2018年至2019年间,九位宁德时代员工在离职后,分别加入无锡天宏和保定亿新,为宁德时代的竞争对手蜂巢能源提供服务。法院认定,无锡天宏和保定亿新均为蜂巢能源的关联方。

宁德时代认为,这九人违反了与其签订的《保密和竞业限制协议》(下称竞业协议),因此要求他们赔偿违约金100万元。

164480844813671900.jpg

《劳动合同法》允许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签订竞业限制协议,以保护其商业秘密,但竞业限制期不得超过两年。

界面新闻未能联系到无锡天宏和保定亿新,就此事予以置评。天眼查APP显示,保定亿新已于去年6月注销。

上述九人在宁德时代任职期间,分别担任主任工程师、制造工程师和市场专员等职。其中,王某某是最早从宁德时代离职转投蜂巢能源关联方的。

制图:庄键

2016年3月1日,王某某以主任工程师的身份入职宁德时代。在职期间,他与宁德时代签订竞业协议。双方约定,如果王某某离职后违反竞业协议,应向宁德时代支付100万元违约金。

王某某2018年4月9日从宁德时代离职,竞业限制于次日生效,为期两年。按照竞业协议约定,宁德时代此后陆续向王某某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

2018年6月1日,王某某入职保定亿新,担任市场开发顾问,并按约定向宁德时代告知该信息。除王某某外,四位宁德时代前员工也陆续入职保定亿新,时间为2018年7月至2019年3月,均早于各自的竞业限制期结束前。

宁德时代此后发现,保定亿新的法定代表人为蜂巢能源总经理杨红新,该公司的注册地址也与蜂巢能源保定分公司地址一致。

宁德时代因此认为,保定亿新与蜂巢能源存在关联,王某某等人入职保定亿新只是一个掩护,意在规避与其签署的竞业协议,同时为竞争对手蜂巢能源提供服务。

2019年9月,针对王某某等人违反竞业限制一事,宁德时代向当地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下称仲裁委)申请劳动仲裁。仲裁委随后作出裁决,支持宁德时代向五位前员工分别索赔100万元违约金的诉求。

2020年,王某某等五人向宁德当地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仲裁委的上述裁决,但一审和二审均告败诉。

与王某某类似,吴某某等另外四位前宁德时代员工在入职无锡天宏后,也被前东家索赔竞业限制违约金。无锡天宏同样被宁德时代认定为蜂巢能源的关联方。

2019年7月至11月间,上述四人陆续加入无锡天宏,同样早于各自的竞业限制期结束前。他们的竞业限制期为3至6个月不等。

宁德时代于2020年向仲裁委申请劳动仲裁,吴某某等四人分别被裁决赔偿宁德时代100万元。2021年,四位前员工向宁德当地法院提起上诉,但并未获支持。

宁德时代和蜂巢能源的主营业务为新能源汽车使用的动力电池。根据韩国市场研究机构SNE的统计,宁德时代去年在全球动力电池领域的市场占有率为32.6%,连续五年位居世界第一

蜂巢能源以1%的市场占有率进入全球前十。2021年,该公司动力电池装机量的增速同比超过430%。

蜂巢能源的前身为长城汽车(601633.SH)动力电池事业部。2018年,蜂巢能源脱离长城汽车,开始独立运营。该公司已于近期启动上市辅导,计划登陆资本市场。

除蜂巢能源外,宁德时代此前也曾向竞争对手塔菲尔新能源和中创新航(原名中航锂电)提起过诉讼,称对方侵犯其电池技术专利。

宁德时代与塔菲尔新能源一案已于去年宣判,塔菲尔新能源被判向宁德时代赔偿2330余万元。宁德时代与中创新航的专利权诉讼案结果则尚未公布。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