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美机构,正在被资本抛弃_科技金融_i黑马

医美机构,正在被资本抛弃_科技金融_i黑马

医美机构,正在被资本抛弃_科技金融_i黑马 -https://ift.tt/pdzI1Y7 –

医美机构,正在被资本抛弃

2022-02-15 17:03 医美机构 颜值经济

2医美机构,正在被资本抛弃

来源:猎云网(ID:ilieyun) 作者:韩文静

中游机构,则一反医美的“暴利”常态。

近日,北京伊美尔医疗科技集团股份公司(以下简称“伊美尔”)在港交所的招股书失效,距去年8月递表至今,已有6个月的时间。

这已经不是伊美尔第一次冲刺IPO受阻,2016年伊美尔就曾短暂挂牌新三板,但在四个月后却终止挂牌。

成立了20余年的伊美尔,是一家整形美容连锁集团,曾在2003年策划了风靡一时的“第一人造美女”,伊美尔也因此打响名号。后来又与李亚鹏的嫣然天使基金合作,进一步“出圈”。

“颜值经济”的催生下,近年来,医美概念再掀热潮,从二级市场的股价来看,华熙生物、昊海生科、爱美客、华东医药等企业的股价在去年皆实现了上涨。然而在新一轮的医美热潮里面,伊美尔这位行业“老将”却显得有些后劲不足。

虽然医美行业是大众眼中典型的暴利行业,但资本主要集中在上游行业掘金,反观中游的机构,则一反“暴利”常态,中游医美机构不仅盈利能力薄弱,上市也屡屡碰壁。

伊美尔的困局只是众多医美中游机构的一个缩影。医美机构不受资本市场爱戴,已经成为了一个普遍性问题。

01 IPO受阻,股东出逃,医美机构遭受冷落

伊美尔的资本之路走的并不顺利。2016年11月,伊美尔通过在新三板挂牌募资1000万元,过了4个月后,伊美尔却终止挂牌。2021年8月3日晚,伊美尔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独家保荐人为海通国际,如今招股书显示失效。

IPO折戟只是伊美尔资本困境的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伊美尔还曾经历过两次“对赌”失败。

2011年伊美尔因未能完成5000万的净利润,最终对赌失败输给投资人1.5%股权。2016年,为获得融资,伊美尔与华美福德、华泰瑞合等投资者分别签订《股东协议》,承诺将在2021年1月1日前完成IPO,否则将回购投资人股权。显然,对赌再次失利。

无独有偶。2018年,号称国内第二大的私立医疗美容连锁集团艺星医疗美容(简称“艺星医美”)向港交所递交了主板上市。最后因迟迟未有进展,艺星不得不在递表一年之后,撤回了上市申请资料。

除了伊美尔、艺星,在医美下游盈利困难的大环境下,大部分医美机构都在经受赚钱难的苦闷,冲刺IPO折戟是常态。2018年,丽都整形、春天医美和柏荟医疗终止挂牌,撤离了资本市场。

对于少数成功已经登陆资本市场的公司,其业绩表现也不尽人意。2020年8月,浙江医美服务机构公司瑞丽医美第2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才得以上市成功。

作为第一家在香港IPO上市的内地医美企业,瑞丽医美也只能“夹缝中生存”,上市三天遭遇破发。其股价持续走低,从去年年中最高点1.05港元/股,跌到现在的0.23港元/股。

上市公司华韩整形也从去年7月的67元/股的最高点,跌到了现在的23.5元/每股。

v2_f084fa0710a346198b40eef4c196d70a_img_

同时,一些上市医美机构的股东,也正在加速逃离。

跨界进入医美的朗姿股份,就遭遇了股东的“清仓式”减持。截至2021年6月末,公司旗下医美机构已拥有22家医疗美容机构。

去年6月,朗姿股份发布《关于股东股份减持计划预披露公告》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申东日和申今花的父亲申炳云计划减持1987.69万股公司股份,总股本占比达4.49%。截至去年9月,申炳云累计套现金额超3.7亿元。

从地产转型至医美领域的奥园美谷,在2021年切入行业中游的医美服务领域,贴上医美概念的标签,奥园美股的股价迅速攀升。

去年5月,奥园美谷发布公告,持股5%以上的大股东京汉控股集团计划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减持合计不超过1562.36万股,占其总股本比例2%。

02 政策之下,医美机构加速肃清

近年来,颜值经济的盛行下,医美成为了新晋的网红赛道,在社交媒体和资本市场上都获得了不小的关注度。

由于玩家众多,大量公司涌入,医美行业在高速发展的同时,引发的乱象也层出不穷,虚假广告、违规从业、假货横行……而这些行业乱象,也主要集中在医美机构。

《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2020年)》显示,平均每年黑医美致伤致残人数约为10万人,”黑医美“机构猖獗。

在政策的影响下,医美行业迎来最强监管,正在加速价值回归。

去年6月,国家卫健委等八部门就联合发布公告称,为进一步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决定于2021年6月—12月联合开展打击非法医疗美容专项整治工作。

8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医疗美容广告执法指南(征求意见稿)》,严厉打击制造“容貌焦虑”等十大医美乱象。

11月2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医疗美容广告执法指南》,均指向行业乱象。

今年1月30日,《中国医疗美容标准体系建设“十四五”规划》发布。这项由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公布的行业规划给出了超过50个标准,内容涉及行业管理标准、行业技术标准、教育培训标准、行业基础标准4个方面,为医美行业的标准体系建立作出了规划。

已出台的政策表明,国家正在严控医美行业。从医美消费金融、医美机构到医美广告,医美行业的监管政策陆续出台。

强监管下,行业内相关的医美机构、上市公司在短期内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冲击;但从长远来看,强监管有助于淘汰非法医美机构,推动行业规范经营,利好行业整体健康发展。

03 医美“暴利”,不属于医美机构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2016年至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服务市场的总收入已从776亿元以11.0%的复合年增长率增至1176亿元,并预计由2021年的1353亿元以19.7%的复合年增长率在2025年进一步增至2781亿元。

颜值经济的风口之下,医美行业以“暴利”著称。千亿医美市场前景广阔,但并不意味着行业内的玩家都能赚钱。任何行业都有上中下游之分,医美行业同样如此,作为医美市场的参与者,真正实现暴利的只有那为数不多的原料生厂商和站在顶端的大经销商。

医美行业的上游是原料、药品和医疗器材的供应商,研发投入大,门槛高,具有充分议价权,还可以形成标准化和规模化,从而让其拥有产业链中最高的毛利率。

以爱美客为例,2018-2020年,其毛利率分别为87.2%、91.7%及91.4%,2021年第一季度的毛利率更是高达92%。

对于医美行业而言,市场的利润呈水平逐级递减趋势。在医美产业链中,受上下游两端的挤压,中游的机构处于弱势地位。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头部医美服务机构在扣除职工薪酬、上游耗材成本、获客成本等费用后,净利润率仅为7%。

据瑞丽医美最新半年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瑞丽医美净亏损500多万元。而2020年同期,瑞丽医美更是直接亏损1200万元。

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瑞丽医美营业收入分别为1.13亿元、1.59亿元、1.91亿元和0.59亿元,2018年-2019年营收增速逐渐下滑,分别为40.7%、20.29%。

与“医美茅”爱美客不同,包括伊美尔、瑞丽医美、艺星医美所在的赛道,位于整个产业链的中游,对上游没有议价能力,下对下游经销渠道又需要大量的烧钱推广,这是一个既不容易赚钱、也不容易扩张的环节。

报告期内,艺星医美销售费用分别为1.31亿、2.54亿、3.05亿,其中推广及营销费用分别为8760万、1.9亿、2.08亿,分别占销售费用的66.87%、74.8%、68.2%。扣除各项费用后,艺星整形的净利率就只有3.2%、6.8%、11%。

2018、2019年,伊美尔销售费用率高达30%,严重侵蚀了利润空间。显而易见,中游的医美机构都难逃营销费用高的难题。

当下,中国医疗美容机构的竞争格局呈现高度分散状态,根据艾瑞咨询数据,从医美机构结构来看,行业集中度较低,大体量医美机构仅占市场的6-12%;中小型机构是目前的主力形态,占到机构数量的 70%-75%。由于市场参与者众多,医美机构内卷严重,产品和服务逐渐趋于同质化,为了保证流量,各大机构争相追逐市场热点,甚至陷入恶性竞争。

比较其他国家,中国的医美还处在发展早期,渗透率很低,增长空间巨大的“美丽经济”十分诱人,聪明的资本也纷纷在生产价值最高的行业上游逐利;正在被边缘化的中游医美机构,破局之路将会更加艰难。

[本文作者猎云网,i黑马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ID:ilieyu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