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上的啫喱_推荐_i黑马

风口上的啫喱_推荐_i黑马

风口上的啫喱_推荐_i黑马 -https://ift.tt/swdHrBm –

风口上的啫喱

2022-02-16 15:10 啫喱 社交APP

2风口上的啫喱

来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作者:园长 编辑:石灿

脚踢微信、拳打QQ,无数社交APP的创业者都做过这个美梦。而在2022年2月,春节假期之后的第一个星期,一款名为“啫喱”的捏脸社交产品,登上了苹果App Store免费榜第一的位置,朋友圈里不时出现00后、98后的年轻人转发捏脸“作品”,这款产品终于实现了社交产品创业者们的至高理想。

v2_d95333503ccc417ab90cd493ef21d6e5_img_

啫喱连续3日位居榜首 图源:七麦数据

“啫喱”的产品做得如何暂且不论,它在最近一个星期的表现就足够戏剧化——横空出世,登顶App Store第一,随后又遭遇隐私泄露争议,App下架、停止注册,产品经理亲自下场回应……目前,一夜爆火的啫喱,已经在应用商店“查无此人”。

一个特别值得关注的事实是,“啫喱”的出品方并不是单打独斗的社交产品创业者,而是来自一点资讯公司。这是一款国内第一批采用智能算法推荐、曾经能和今日头条比肩的信息流产品,时过境迁,虽然地位不如此前,但互联网的江湖上仍有一点资讯的位置。界面新闻的文章中表示,2020年前后一点资讯的日活仍“突破7000万”。

2021年,一点资讯升级为“赛博大象”集团,除了原有的一点资讯产品,还希望培育社交、游戏和中视频等新业务。早在2021年底,赛博大象集团执行总裁、一点资讯CEO杨宇翔就对自媒体“雷峰网”表示,他们投入了“几百人的团队,研发了一年多”,并且“希望它能是一个可以持续的大产品。”

“啫喱”会是一点资讯做社交的“船票”吗?从目前的热度上看,一点资讯取得了良好的开局,但波折的剧情也表明,一款新世代的社交产品,做起来没有那么简单。

啫喱有没有元宇宙的味道?

啫喱核心玩法是“捏脸”,一进入产品,用户就需要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虚拟形象,脸型、发型、衣着、饰品等一切因素,都需要用户在数百种选项里“捏”出来。

当用户设置好这样的形象之后,还可以设置“心情、日常、休息、工作”等四类状态,人物形象还会随着状态的不同而变化,在一个虚拟的社交广场中展示给朋友看。比如设置成“摸鱼”状态,用户在虚拟广场中的形象中就会出现一条鱼,正在被用户抚摸。

v2_4d3ce38b4da742d1aa5db4dbd10c64e7_img_

夜间在好友广场睡觉中的用户 注意上方有用户在泡脚

从QQ秀到崽崽zepeto,捏脸、换装的玩法让一代代用户为之着迷。从2D到3D,从粗糙到精细,捏脸玩法在近20年间不断进化,也越来越生动,交互性更强。

啫喱在捏脸之外,加入了社交的功能。除了虚拟形象的变化,用户也可以打开位置共享,让朋友看到自己在哪里。为了保护个人隐私,这个功能也可以关闭。另外,啫喱还有类似朋友圈的图片发布功能,能够以信息流的方式查看好友发布的内容。

明显区别于其他社交产品,啫喱设置了50人的好友人数上限,以保证好友的质量和活跃程度,希望只有和用户连接最紧密的人才会来到啫喱。但也有用户表示,一旦好友数量过多,App卡顿、手机发热现象会比较明显。限制好友数量,也很可能是在现有技术条件下维持用户体验的无奈之举。

在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看来,相比“元宇宙社交”宏大但模糊的概念,啫喱的成功在于长在了年轻人的审美上。

用户们捏出来的画风一致但各有特色的虚拟形象,相当符合当前年轻人的审美潮流。特别是用户可以将已添加的好友形象放到一个类似“手办展示柜”的地方,更是满足了“收集癖”的成就感。这种收集的美妙之处在于,几乎不可能收集到两个一模一样的“手办”。

而“元宇宙社交”,则更加虚无。从技术方面看,啫喱并没有什么突破性的创新,推动它一度超过微信、QQ的,是其优秀的设计和玩法;从内容的丰富程度上看,捏脸和虚拟形象是元宇宙必不可少的部分,但远远不能和元宇宙划等号。与其说啫喱是元宇宙社交领域的探索者,不如将它的发展定义为社交产品的一次“元宇宙化”的强互动尝试。

啫喱的胜算

七麦数据的统计显示,啫喱自从2022年1月下旬起,排名就呈现出了相当剧烈的增长态势。仅仅用了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就位列App Store免费应用榜第一。能常年保持在这个位置的,一般是微信、支付宝、抖音、快手、央视频等全民级App。

v2_33ffa306c5154a49b48a2390909b8c53_img_

啫喱排名趋势 图源:七麦数据

啫喱的开局相当完美。但在2月13日下午,啫喱下架。啫喱在给用户的信中表示,他们遭遇了“连续的、有组织的攻击”“在各大平台被恶意造谣”“在应用商店被水军刷差评”。特别是关于“未经用户授权获取隐私”的网传消息,啫喱还向所在地警方报了案。

在《个人信息保护法》已经施行的当下,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涉嫌“违规获取用户隐私”无疑是个相当严重的指控。如果可以借此机会修补漏洞、防患未然,也是一件有利于用户和产品的好事。

啫喱在“暂别信”中还表示,“上架三周的时间里卡顿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卡得连代码都出来了”,啫喱“纵然拼尽全力也难以满足更优的用户体验”,因此主动从应用商店下架。

但因为“未能提供更好的服务”而下架的热门产品实属罕见。主动从App Store撤下,不仅意味着天量下载、曝光量的损失,还会引来外界对开发者技术力的质疑。

v2_c8150d0ade964423a137f148a62c2eb3_img_

某位用户在微博超话征友

在社交赛道,啫喱将自己定位于“熟人社交”,和已经认识的人换个地方做朋友。但现实是,用户可能没有那么多需要换个地方相处的朋友,在微博和小红书满天飞的征啫喱好友的分享海报就是明证,为了填补好友位,用户不得不找陌生人当朋友。

也就是说,很多用户把定位于熟人社交的啫喱,借助其他平台的分享,玩出了陌生人社交的花样。实际上,啫喱已经是一个熟人+陌生人双重驱动的社交产品。

因此,啫喱会同时面对熟人社交+陌生人社交产品的双重困境:从陌生人的角度看,如何维持住用户新鲜感?如何保持良好的社区氛围?如何避免从社交产品,退缩回一个捏脸工具?从熟人的角度看,如何给用户创造一种完全不同于微信的新体验?

但反过来,啫喱也能收获熟人社交和陌生人社交共同的红利。

凤凰飞走,大象来了

2020年8月,一点资讯在股权方面发生了一次重大变动,原来的第一大股东凤凰新媒体将全部股权转售给了润良泰基金。这是一家主要投资TMT领域的基金,还曾投资过爱奇艺、快手等知名互联网公司,所获颇丰。

v2_ac3ae6ebb717449ea650a5640e8f3cd5_img_

赛博大象集团CEO杨宇翔图源:一点资讯

目前,一点资讯,也就是赛博大象集团的CEO由润良泰基金执行董事、总经理杨宇翔担任。在一点资讯迎来杨宇翔时代后,这家公司开始越来越有“App工厂”的味道了。

除了一点资讯和啫喱,一点资讯还在2021年9月推出了一款短视频产品“一点年华”,“致力于为爸爸妈妈们提供优质的穿搭建议、生活技巧、养生妙招等”,瞄准中老年人群。

2021年,一点资讯还合并了“龙图游戏”,这是一家研发、运营一体的游戏公司,推出了《热血江湖手游》《余烬风暴》等产品。

在中视频方面,一点资讯据称正在打造一款视频剪辑工具,利用其丰富的内容库和AI能力,帮助视频创作者提高创作效率。

北京商报曾援引杨宇翔的说法,称赛博大象集团旗下一点资讯、龙图游戏及新产品实现了底层数据和技术打通,并保持独立运营。

显然,在润良泰成为一点资讯的新股东之后,不论是更名还是扩宽业务线,都在表明这家老牌资讯平台开始起变化。

但啫喱的戏剧化熄火,又为这次转型增添了不少戏剧化色彩。

[本文作者刺猬公社,i黑马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ID:ciweigongshe)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