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十数天,备战14年——2008到2022,中国创业小史_推荐_i黑马

冬奥十数天,备战14年——2008到2022,中国创业小史_推荐_i黑马

冬奥十数天,备战14年——2008到2022,中国创业小史_推荐_i黑马 -https://ift.tt/pgqBLh9 –

冬奥十数天,备战14年——2008到2022,中国创业小史

2022-02-21 13:31 冬奥会 创业

2冬奥十数天,备战14年——2008到2022,中国创业小史

你永远可以相信中国创业者。

执笔:九录

编辑:刘建强

01一段往事

2008年7月28日,北京夏季奥运会开幕前10天,时任中国移动总裁王建宙宣布送出一份大礼:为所有奥运志愿者免费提供10万部3G终端。

彼时,中国3G标准——TD-SCDMA的试验网运行已有数月,用户量却少。借助奥运主赞助商的身份,中移动决定开启一轮强推——不但赠送手机,更投入逾5000万元,联手三星,准备了2万台TD手机和1.5万套TD服务包,专门供给海外来访客户。此外,还宣布整个8、9月份,所有TD 用户通信消费全额返还。

?url=http%3A%2F%2Fdingyue.ws.126.net%2F2

图:中移动TD手机赠送现场,最右侧坐者为王建宙

手机赠送、业务打包、话费全免……力度之大可谓空前,那么效果如何?

据中移动奥运会后盘点,在整个TD试验网17.5万用户中,来自公司内部的免费测试用户10.4万户,自行购买TD手机的商用用户1.1万户,奥运会专用用户数字为6万户。

也就是说,即使忽略使用率,白送10万部手机和话费,也只带来了6万入网用户。

有志愿者反馈,这批手机网络有盲点、室内信号差、通话掉线、视频马赛克、待机时间短……因而到手后不久就扔到了一边。

这与14年后北京冬奥会上新技术的应用画面形成了鲜明对照。开幕式上,精美绝伦的“黄河之水天上来”、“冰雪五环破冰而出”;在时速350公里的高铁上,感受5G带来的超高清奥运直播;AI服务员、炒菜机器人刷爆全球各大短视频平台……

从2008到2022,短短14年间,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科技水平、产业实力为什么会产生如此之大的变化?

02尴尬的起点

许多人不知道,1999年国际电信联盟大会上,率先给中国3G标准投出赞成票的,是美国。

前一年,国际电信联盟向全球征集3G标准,中国、美国和欧洲都提交了自己的方案。其中,欧洲的WCDMA已经基本成熟,美国的CDMA2000次之。中国的TD-SCDMA只有一个技术框架,类似的论文和构想,每年国际学术界都会出现若干。

会上,挟2G标准GSM“全球通”之威,欧洲代表提出,为互联互通和避免重复建网,建议全球只用一个3G标准。美国代表开始在会场上寻找盟友,他们看到了中国——市场很大,技术很弱,有一定份量又构不成威胁。于是,中美两国很快达成了互相支持对方标准的协议。3G有了三个国际标准。

无论欧洲还是美国,政府和企业都从没把TD-SCDMA标准当过一回事。

以苹果手机为例,从iPhone 1一直到iPhone 5,都不支持TD-SCDMA网络。

只有我们自己是认真的。

不但由有关部门在2003年牵头成立了“TD产业联盟”,把大唐电信这样的“国家队”和华为、联想等制造商都囊括其中,更由央企——通信运营商承担起建网和推广的重任,于是才有了前文所述的一幕。

可以说,为了让中国3G迎头赶上,决策层已经汇聚了当时科技界、产业界最强的力量。然而,初战结果却依然尴尬。

?url=http%3A%2F%2Fdingyue.ws.126.net%2F2

图:北京奥运现场的移动通信服务包

中国3G的状态,被当时的产业界描述为“五个零”,即“组网经验为零、运营经验为零、测试体系为零、芯片为零、终端为零”。

03数字时代

站在今天回望,2008年前后,真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

在国际奥委会的表述中,2008年北京奥运会是第一届数字时代奥运会。此前,虽然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即已出现互联网应用,但直到北京奥运会,才由奥组委提供免费的互联网服务,并整合传播资源,开启了互联网传播时代。

?url=http%3A%2F%2Fdingyue.ws.126.net%2F2

图:2008年北京宽带奥运体验馆

更重要的是,2007年,苹果iPhone已经问世。世界已经来到了移动互联网的大门前,如果我们错过了3G,很可能就将失去进入数字时代后,核心技术领域的发言权。

04转机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2009年1月7日,这一天中国发放了三张3G牌照。

在市场竞争的刺激下,三大运营商争相开放生态链,投入上千亿,对千元智能机开发、网络应用拓展等提供了大量补贴。

海量的用户前景,又带动海量的社会资本涌入。中关村、华强北、黄浦江头、西子湖畔,成千上万软件开发者、芯片设计公司、手机制造商、配件商、网站、中小经销商热情激荡,新品牌、新应用、新服务大量涌现。

当隐藏在大街小巷的制造机器开动起来,当潜藏在国人身上的能量爆发出来,中国数字经济前进的脚步骤然加快。

2011年以后,随着产业链的逐渐完善,4G时代,中国的网络应用已经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到了5G时代,更是全面领先。

2008年,承接奥运足球比赛的上海体育场内“可以用手机上网”,是一条见诸国家级媒体的新闻。到了2022年,我们已经可以在时速350公里的高铁之上,实现超高清电视直播,可以在全世界任何地点感受“云上奥运”。2008年,全国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人用手机上过网;到2021年6月,我国手机网民已经突破10亿。

05变化

新生力量的崛起,也极大改变了中国的经济格局。

进入2008年之前,中国最值钱的十家公司是中国石油(市值超5万亿元)、工商银行(2万亿元)、中国石化、中国人寿、中国银行、中国神华(1万亿)、中国平安、招商银行、交通银行、中国太保(市值3800亿),几乎全部为金融行业的巨型央企。

到2021年底,只有五家金融公司还留在这一名单之中。腾讯、阿里、美团,以及贵州茅台和宁德时代,杀入了TOP 10。

?url=http%3A%2F%2Fdingyue.ws.126.net%2F2

如果你对这种更迭不甚敏感,不妨将时间轴和空间轴放大,看看国际上的变化。

1990年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十大公司中,日本公司8家,美国2家,中国0家。而到了2020年,全球十大公司中日本0家,美国7家,沙特1家(阿美),中国2家(阿里和腾讯)。

2008年,日本人均GDP是3.99万美元,2020年是4.02万美元,12年只增加了300美元,远远落后于美元通货膨胀的速度。

这段时间,正是人类社会经由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迈向数字经济的时代。尽管此时的日本企业科技依旧先进(有诺贝尔奖数量为证),员工依旧敬业,但他们错过了时代提供的巨大机遇。

06机遇

在北京冬奥会上,参与各类保障服务工作的公司超过50家,其中的很多人都是时代机遇的见证者。

为冬奥会上各国官员、记者、工作人员等提供文档加密、文件传输等服务的公司,叫金山软件。在2008年,现任金山软件集团(以下简称金山)董事会主席雷军,正过着“退休老干部”的生活。

金山曾是中国软件史上最优秀的公司之一,但进入2000年以后却陷入困境:前有微软,后有盗版。从1999年到2007年八年间,雷军作为总经理,带领金山先后在港股、纳斯达克、深圳主板和创业板四次冲击上市,均告失败。

2008年初,当金山终于在香港主板上市成功两个月后,38岁的雷军宣布辞职,理由是“健康原因”。

“退休”后,雷军通过投资UC、迅雷、欢聚时代等公司,获利甚丰。但在金山16年的奋斗如此收尾,令他“到底意难平”。他最大的困惑是:自己和同事的能力不可谓不强,入行不可谓不早,工作不可谓不努力,团队不可谓不团结,可是最终奋斗的结果,为什么不尽人意?

雷军想了两年,悟出一个道理:凡事要顺势而为,“站在台风口,猪都能飞上天”。

与此同时,他也发现了这个时代最大的“风口”,就是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

2010年,雷军创立了 小米手机。2011年,雷军回归金山,提出“五大战略”,布局移动端和云服务。

后面的故事无需赘述。2018年7月,小米在香港主板上市;2019年11月,金山办公在上海科创板上市;2020年5月,金山云在纳斯达克上市。有机构统计,2021年全球手机市场,中国厂商占据半壁江山,其中小米以1.91亿台的出货量排名全球第三。

2008年,雷军的湖北同乡周鸿祎也面临着抉择。

这一年,周鸿祎创业已过10年,从3721到奇虎360,他总是不断地冒险,发起“战争”,在业内颇多争议。

此时,周鸿祎想要杀入安全软件领域,但却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困境:国内网络安全市场形势一片大好,几家中国最赚钱的软件厂商牢牢占据着市场领先地位,并通过各种手段绑定了客户。

2008年,周鸿祎终于下定决心,推出免费的360杀毒软件。此举在业内引发轩然大波。靠着免费模式,奇虎360实现了突围,也改变了整个行业。

如今,中国网络安全系统的普及率从不足10%上升到95%以上。不知不觉间,计算机病毒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在中国泛滥了。

在奇虎360,周鸿祎有一个低调的老搭档,叫齐向东。2014年,齐向东带领360的企业安全部门独立注册公司,就是后来的奇安信集团。

奇安信是北京冬奥会网络安全服务与杀毒软件的官方赞助商,为冬奥会三大赛区的40余个场馆以及各监控、指挥中心的信息安全,提供保障。

北京冬奥会还有一家提供自动语音转换与翻译的官方供应商,叫科大讯飞。

科大讯飞的创始人刘庆峰曾是一名中国科技大学的学生。1999年,他与另外5名同学共同创业,组建了科大讯飞的最初创业团队。

2008年5月,科大讯飞成功登陆深交所,成为中国首批由在校大学生创业并上市的科技公司之一。

科大讯飞成功上市十年之后,2018年,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在美国参议院接受质询。一位参议员问扎克伯格:“你从大学宿舍创业,走到了世界之巅,这种事只有在美国才能出现吧?”当时,扎克伯格露出了非常惊讶的表情:“议员先生,这种事情,在中国,也是可以的。”

07坚持

机遇固然重要,但更多人靠的并不仅仅是“风口”。他们十年如一日,扎根于自己的产业中,步步前行。

2008年夏秋之际,除了奥运会举办,还发生了一件小事——原《中国企业家》杂志主编牛文文决定离职创业,做一本叫《创业家》的新杂志。

牛文文认为:“引领中国走向下一个30年的,将是那些能够创造出新的技术、新的商业模式的新兴企业。”作为一个长期的商业观察者,他隐约看到了其中的商机:“更多在路上的企业家,还在聚光灯之外默默耕耘,他们的价值和创造还没有得到社会的充分认知。”他想把这些人“找出来”、“推出去”,然后让其“配得上”、“能成长”、“能成交”,成为中国的下一代商业领袖。

?url=http%3A%2F%2Fdingyue.ws.126.net%2F2

2017年,由《创业家》杂志发展而来的创业黑马集团,在深圳创业板上市。又5年之后,奥运火炬再一次来到中国,牛文文翻出自己在2008年任火炬手时的照片,感慨:“那时候头发还很多、很黑。”

在创业黑马,十几年来播放最多的一首歌,叫《坚持》。

《创业家》的报道对象们,很多人就是在坚持、再坚持中,走过了这14年。

2022年2月5日,中国短道速滑队在混合团体接力项目上夺得中国代表团首金。他们穿的是由安踏自主设计的短道速滑比赛服——据称减阻提速系数高达5%。

做运动鞋服,安踏已经30多年。

“坚持”,在为北京冬奥提供部分地面大屏系统的企业——京东方身上,体现得更为明显。

2003年,作为国内成长起来的混合所有制企业,京东方以3.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韩国现代集团的液晶业务,杀入对整个产业来说至关重要的液晶面板市场。

然而,京东方甫一上场便遭遇行业“寒冬”。2004年下半年开始,全球液晶面板进入下行通道,日韩企业更是“双面夹击”,产品价格暴跌,击破京东方的成本线。京东方接连巨亏,一度传言即将退市。直到2007年,借助A股的牛市,京东方才在财务上迎来转机。

然而,2008年6月,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液晶面板行业再次进入低谷。这一次,王东升仍然选择咬牙坚持。好在此时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和社会资本意识到液晶面板的重要性,在其支持下,京东方连续上马成都4.5代线、合肥6代线和北京8.5代线,开启了“逆风加速”的超越之路。

数据显示,京东方显示屏总体出货量已经连续三年位列全球第一,其ADSDS超硬屏技术、柔性AMOLED显示技术工艺,成为冬奥开幕式上展示中国人决心与力量的最好工具。

还有一家企业,虽然没有出现在北京冬奥会的赞助商名单中,但它的存在对冬奥会的成功举办至关重要——这就是生产新冠疫苗的科兴生物(以下简称科兴)。

2008年奥运会开幕时,科兴创始人尹卫东还是一名“北漂”创业者。

1993年,唐山医生尹卫东从单位借了10万块钱,踏上创业之路。八年之后,他来到北京,成立科兴公司,主营甲肝疫苗。没过多久,SARS爆发,工厂、商店、学校大面积停工停业,人心惶惶。作为专业人士,尹卫东给中关村管委会打电话:“要想对抗SARS,必须要有疫苗。”

在政府支持下,尹卫东带着团队在—40帕的气压下(相当于海拔3000多米的高度),“全副武装”加班加点近200天,终于抢在2003年12月以前完成了SARS疫苗的临床前研究。

SARS疫苗的问世,给科兴带来了巨大声誉,但从商业角度看,这却是一笔赔本买卖——SARS很快销声匿迹,全世界没有什么人注射疫苗。

类似的一幕在2009年再次重演。一种来自猪的甲型H1N1病毒从墨西哥传入美国,并由美国迅速传向了全世界。这一次,尹卫东带领科兴团队,只用三个月时间就在全球率先完成甲流疫苗研发。那一年,尹卫东作为“甲流终结者”,登上了《创业家》杂志的封面。

然而,他们依然没有从甲流疫苗中赚到什么钱。一方面,为了普惠,科兴的疫苗价格定得比较低;另一方面,疫苗的买家数量不多。直到5年后的2014年,科兴还有上千万元的甲流疫苗应收账款。

2021年年底,科兴发布了未经审计的上半年财报:由于新冠疫苗的成功,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六个月内,科兴生物销售额110亿美元(约合700亿元人民币),比2020年同期增长162倍,净利润高达86亿美元。半年时间,科兴赚了比过去30年总和还要多的钱。

这个世界充满不确定性,不是所有坚持都能得到回报,但所有的回报,肯定都与坚持有关。

08“小人物”改变历史

我们看到的这些“功成名就”的创业者,原本都是“小人物”。

在北京2008年奥运会上,有一家佛山公司提供了大部分音响设备,它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叫周航,当时还是一名30岁出头的青年。

2010年,周航创立了中国第一家网约车服务公司——易到用车,几乎与Uber同时。

几年之后,各种打车软件纷至沓来,极大地改变了中国人出行的方式。尽管易到用车没能在竞争中走到最后,但无可否认,正是它开创了先河。

2008年之后,被数字时代改变的行业不只有出行。有一个行业,尽管在当时还处于萌芽状态,但日后将迸发出笼罩一切的光芒。这就是社交网络。

在周航的音响登上2008奥运会的同时,三个经历各不相同的青年,正分头在中国的社交网络中拓荒:“滴”的创立者、百度早期员工徐扬,“叽歪”创立者、优酷网首席科学家李卓桓,“饭否”创立者、刚刚卖掉了校内网的海归青年王兴。

今天,已经很少有人提起这几个应用的名字。徐扬的“滴”经过多次转型,更名为“微播易”,仍然致力于“用科技让传播更简易”;李卓桓迷上了跑酷、搏击、拉丁舞和滑翔伞;而王兴,则在美团演绎了另一个故事。但是,他们点燃的中国社交网络星星之火,已经与世界同步,势不可当。据新华社2月11日报道,国际奥委会电视和营销首席执行官蒂莫·卢姆表示,北京冬奥会在全球所有的社交媒体上已吸引超20亿人的关注,成为迄今收视率最高的一届冬奥会。

数字观众数量最终超过传统电视观众,“这对奥运会来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变化”。

为体现绿色奥运精神,北京冬奥赛场交通运输采用了氢燃料电池车辆。整个冬奥会期间,有超过800辆氢燃料电池汽车参与赛事交通服务保障,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氢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

氢气在不纯的情况非常易爆。为保证氢气纯度达到标准,创业公司高麦提供了完整的痕量杂质解决方案,可以及时监测氢气的纯度,避免氢燃料电池汽车出现故障。

本届冬奥会一共19个场馆,建设与改造需要大量的高空作业。为这些高空作业提供支持的,是一家成立于2016年的创业公司——南京众能联合。

众能联合的创始人杨天利曾是一名公务员。2016年4月,一次海外旅行,他发现了高空设备租赁的市场机遇。当时中国整个行业没有一家公司拥有数字化系统。杨天利创立了众能联合,专注于用数字化技术让业务标准化、产品化、数据化。从2016年5月开始,他们快速完成了系统构建、市场拓展,机队规模超过4万台套,能够做到15分钟极速响应、6小时按时交付、5小时及时维修,资产也从数百万元发展到超过60亿元,在工程机械行业带动了一次巨大的商业飞跃。

本次冬奥会上,众能联合参与了超过10个项目场馆的建设,包括国家速滑馆、张家口奥运村、太舞滑雪场、国际冰雪小镇等等,让世界看到了中国新基建的力量。

除了高麦和众能联合之外,北京冬奥会上,还有很多其他“小人物”的身影:

AI视觉公司旷视科技携手生态合作伙伴,提供多维度技术服务与决策支持,以科技赋能北京冬奥;大数据企业中科闻歌作为课题单位,参与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科技冬奥”研究项目,以大数据及AI核心技术提升冬奥服务水平;安利智智能机器人为北京冬奥会提供了服务型机器人,助力冬奥智慧服务……

09创业改变中国

据国家工商联统计,2008年我国有民营企业550多万家,到了2021年,这一数字变成了4457.5万家。14年间增至8倍,民营企业在全国企业总量中的占比由79.4%提高到92.1%。

数量爆发式增长的背后,是死亡率极高的现实。调查显示,中国民营企业平均寿命仅3.7年,中小企业平均寿命更是只有2.5年。

创业是一个残酷的旅程。周航在总结易到用车的教训时,说过一句话:“以前以为市场竞争是一个得失问题,后来才知道,竞争是一个生死问题。”创业更是一个需要不断刷新自己的旅程。在2008年,如果一个草根青年来到北京创业,可以去开培训班、做旅行社、卖服装、开餐厅、做美容美发;而到了2022年,他要做的,变成了短视频、新消费、碳中和、区块链、人工智能、企业saas、开发芯片……时代在不断进步,对创业者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然而,即便充满风险、艰难和挑战,中国民营企业队伍仍在快速壮大,它们创造了中国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以及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

4457.5万家企业,不是4457.5万名创业者在演绎同一个故事;而是创业的故事,在不同的人身上,以不同的过程,演绎了4457.5万次。

注:高麦、众能联合、旷视科技、中科闻歌、安利智智能机器人和微播易均为黑马成员企业。奇虎360、小米和科兴生物均为黑马加速导师企业。

(胡佳、袁子昊、王涛、王安安对本文亦有贡献)

参考资料:

1、《从1G到5G的中美欧“三国杀”》(3),公众号:李晓鹏博士,作者李晓鹏

2、周鸿祎、尹卫东、周航以及小米公司高管在创业黑马企业培训课堂上的分享内容

3、徐扬、王佳梁、杨天利等黑马成员在创业黑马内部的分享内容

4、各奥运合作伙伴及国内外媒体的公开报道及公开数据资料。

[本文作者i黑马,i黑马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ID:iheima)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