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之战下,能源市场有没有赢家?

俄乌之战下,能源市场有没有赢家?

俄乌之战下,能源市场有没有赢家? -https://ift.tt/pIWLNO5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侯瑞宁

俄乌战局持续胶着,国际能源市场何去何从,成为业内关注焦点。

当地时间2月27日,乌克兰第二大城市哈尔科夫地区发生炮战,为目前最猛烈一次。前一天夜间,卢甘斯克一处油库爆炸起火。

乌克兰总统办公室26日表示,该国总统泽连斯基拒绝“最后通牒”,只接受全面谈判。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同日表示,北约打算继续向乌克兰提供武器装备,说明美国及其盟友对解决乌克兰危机“不感兴趣”。

美国白宫26日发表声明称,美国与欧盟委员会、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及加拿大领导人,决定将部分俄罗斯银行排除在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支付系统之外,并对俄罗斯央行实施限制措施,以防其部署国际储备削弱制裁措施造成的影响。

危局之下,油气价格大涨。

16459662305878500.jpg

2月25日,布伦特4月原油期货盘中最高达102美元/桶,收盘价为99美元/桶。2月24日,布油曾突破105.79美元/桶,收盘价为98.57美元/桶,增加8%。

欧洲天然气价格在24日飙升了52%,每千立方米超过1560美元。

枪响之后,没有赢家。

俄罗斯和美国是全球重要的油气生产国和出口国;欧洲和中国则是最重要的油气需求国和进口国。供需双方密切的依赖和共生关系,决定着没有任何一方能独善其身,也没有任何一方能从战争中真正获益。

俄国和欧洲走向如何?

俄乌战局中,能源领域首当其冲的无疑是俄罗斯和欧洲。

俄罗斯是油气生产大国。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俄罗斯原油产量约为5.2亿吨,排名世界第三;天然气产量为7610亿立方米,位居世界第二,占世界天然气总产量的18%左右,仅次于美国之后。

俄罗斯也是油气出口大国。去年,俄罗斯出口石油约2.3亿吨,位居沙特阿拉伯之后,排名世界第二天然气出口2000亿立方米,世界第一。

根据俄罗斯《2035年前国家石油和天然气工业发展的总体计划草案》显示,俄计划到2035年,天然气年产量将在8383亿-1.048万亿立方米;天然气年出口量将在3300亿-4720亿立方米。届时,俄罗斯天然气出口量将占全球出口总量的26%-33%。

欧洲是俄罗斯最大的能源出口地区。中化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王能全对界面新闻称,欧洲在俄罗斯天然气出口量中的占比达八成以上。

2019年俄罗斯出口天然气2369亿立方米,其中出口欧洲1926亿立方米,占比81%;2020年俄罗斯对欧洲的石油出口量,约占总出口量的48%。

欧洲市场关乎俄罗斯财政收入高低。王能全称,油气行业的收入占俄罗斯财政收入约40%;俄罗斯出口收入的五成以上,来源于油气。

对于欧洲而言,俄罗斯也至关重要。2020年,欧盟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约为1526亿立方米,占欧盟天然气总进口量的38%。

去年因为北海风力资源紧张,欧盟对于天然气的需求大幅增加,导致天然气价格飙升至往年的5倍左右,并由此带来了席卷全球的“能源危机”。

王能全对界面新闻表示,当前全球油气供需处于紧平衡状态,任何与油气相关的事件,都会将国际油气价格推升更高水平,这使得以美国首的西方国家对俄政策处于两难的境地。

“俄罗斯对于欧洲市场的高度依赖,也决定了俄罗斯不会将战局逼到死胡同。”王能全称。

无论是法国还是德国,都不希望俄乌关系进一步恶化,而是能缓和俄乌关系。“除了不希望看到战争外,更重要的是希望保持欧洲与俄罗斯能源关系稳定,尤其是当下供暖季尚未结束的时候。”王能全表示。

美国能否获益?

“从能源角度讲,美国并没有从这场战局中获益。”王能全认为,油气价格高涨也是美国难以承受之重。

一直以来,美国汽油价格有两条红线不能触碰。一是汽油价格不能超过每加仑3美元,否则将引发民意不满;二是汽油价格不能低于每加仑1美元,否则美国石油行业会亏损。

“现在美国很多地方的汽油,已经卖到了每加仑4美元。”王能全表示,油气价格不断上涨,导致美国通货膨胀更加严重,将对拜登的民意支持带来影响,从而影响其今年的中期选举结果。这也是美国目前未对俄罗斯能源领域进行制裁的原因。

国际能源战略专家陆如泉则认为,俄乌战局将带来美国、沙特、伊朗等油气出口大国的“能源权力”显著提升。

美国、沙特、俄罗斯是全球三大油气供应国。美国即将有望取代沙特成为全球第一大石油出口国,取代俄罗斯成为第一大天然气出口国。

陆如泉对界面新闻表示,如果因为俄乌战争,俄罗斯的油气出口量大幅下降或中断出口,且伊朗、委内瑞拉、利比亚等传统生产出口大国因遭受美国制裁等原因难以提升出口量,那美国及其盟国,包括沙特、澳大利亚、卡塔尔等将成为俄乌战争的主要赢家。全球油气供给侧和需求侧的结构性失衡将进一步加剧。

但王能全和陆如泉均认为,如果俄罗斯输往欧洲的油气资源遭禁运,美国并不能在短期内填补上欧洲的能源缺口。

天然气项目的建设周期,决定了美国无法在短期内扩大天然气产能。

1月6日,能源咨询机构IHS Markit发布《2021的LNG贸易:失控与复苏》报告称,去年美国液化天然气(LNG)出口量达到7360万吨,同比增幅52%,位居世界第三。

去年,美国成为欧洲最大的LNG进口国,占到欧盟和英国LNG进口总量将近三分之一。如果要扩大对外出口,美国需要扩大LNG产能,但此类项目建设周期较长

如前所述,2020年欧盟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超过1500亿立方米,占其总进口量的将近三分之一。

“除非美欧能够协调全部现货LNG调转航线,一齐奔向欧洲。”陆如泉称,但这是不可能的,即便做到,欧洲也难以承受30美元/MMbtu(折合人民币7.5元/立方米)以上的高昂气价。

对中国有何影响?

这场战局下,中国能源安全面临的环境愈加复杂。首先是国际油价上涨,将推升中国能源进口成本。

中国是第一大原油进口国、第一大天然气进口国、第一大LNG进口国。2021年,中国的原油进口量和对外依存度出现20年首次下降,但仍高达72%;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超过40%。

海关总署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原油进口量同比下降5.4%,至5.13亿吨;天然气进口量超过1.2亿吨,同比增长19.9%。

如果每桶油(1吨原油约等于7桶)的价格上涨1美元,意味着中国每年要多支付35亿美元;一吨天然气价格上涨1美元,意味着中国每年要多支出12亿美元。

去年国际油气价格上涨,中国的油气进口金额已经大幅上升。

去年,WTI原油年均价为68.12美元/桶,同比上涨73%;布伦特原油年均价为70.96美元/桶,同比上涨64%;天然气的价格同比上涨了八成。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原油进口金额高达1.66万亿元,同比增长34.4%;天然气进口金额3601亿元,同比增长56.3%。

此外,近期欧美对俄罗斯提出金融制裁,或给中俄间的能源贸易带来不便。

王能全称,中国和俄罗斯签署的能源大单,大都是美元或者欧元结算。2月26日,欧美决定制裁俄罗斯主要银行,将导致中俄能源交易支付面临困难。

王能全和陆如泉均认为,欧美制裁俄罗斯,并不意味着有更多的俄罗斯能源将流向中国。

王能全表示,在中国能源进口来源多元化的背景下,从单一国家大量进口油气,本身对能源安全产生危险。此外,限于中俄之间的油气大部分依靠管道,短期内增加供应的可能性不大。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