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石油公司陆续退出,对俄罗斯的影响有多大?

跨国石油公司陆续退出,对俄罗斯的影响有多大?

跨国石油公司陆续退出,对俄罗斯的影响有多大? -https://ift.tt/76CxuGH –

长期看将损伤俄罗斯的石油产业链,进而重伤俄罗斯经济。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侯瑞宁

意欲退出俄罗斯油气合作的跨国石油公司队伍正在扩大。

据界面新闻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九家跨国石油公司宣布退出俄罗斯相关油气合作项目或表达了相关态度。

其中,宣布将退出的石油公司包括英国石油公司(bp)、挪威国家石油公司(Equinor)、壳牌、埃克森美孚、西班牙雷普索尔(Repsol)。

尚未宣布退出但表示将不再投资新项目的石油公司,包括道达尔能源、奥地利OMV等。

此外,意大利Eni石油公司将退出连接俄罗斯和土耳其的蓝溪天然气管道。Eni拥有该管道50%的股份。

164629872332607000.jpeg

雪佛龙则表示,与其他油气公司相比,该公司在俄罗斯的风险“相对较小”。因为其在俄的油气投资项目较少。

上述国际能源公司采取的行动,与美欧金融制裁有关。

2月26日,美国与欧盟委员会、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及加拿大决定,将部分俄罗斯银行排除SWIFT支付系统,并对俄罗斯央行实施限制措施。

俄罗斯国有能源公司正在陆续失去为其带来资本和商业及技术专长的合作伙伴,这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国内金融信息服务机构金十数据发布的一篇文章认为。在后苏联时代,俄罗斯能源行业曾为大型石油公司带来巨额财富,这些石油公司也十分渴望与俄罗斯达成石油合作。

捷诚能源控股有限公司首席分析师闫建涛曾对界面新闻表示,此次地缘政治影响下,国际石油公司选择陆续退出俄罗斯,和过去类似事件的应变态度不同,这说明世界政治和能源格局正在发生变化。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刘乾则对界面新闻表示,目前美欧石油公司宣布退出俄罗斯,更多是一种态度的表达,尚未看到实际性操作方案,比如退出时间、资产处置方式、下一步谁来接盘等。

“从一个国家的角度讲,这确实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刘乾称,前提是美欧企业真正采取了实际行动,但目前外企没有任何撤资的途径。日前,俄罗斯实施了一项临时禁令,禁止外国投资人出售在俄罗斯的资产。

界面新闻根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上述跨国石油公司在俄罗斯资产及相关收益至少达340亿美元左右

截至2021年底,壳牌在俄罗斯合资企业中拥有约30亿美元的非流动资产。去年,壳牌在萨哈林2号(Sakhalin-2)能源合资公司和Salym合资公司获得的调整后收益为7亿美元。

同期,埃克森美孚在俄罗斯的长期资产为40.55亿美元;Equinor在俄罗斯的合资产业价值约12亿美元。

bp称,退出在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下称俄油)约20%的股权,可能导致其面临250亿美元的损失。

道达尔能源正在评估制裁措施对该公司在俄罗斯活动的影响,相关资产情况尚未公布。道达尔持有俄罗斯天然气生产商诺瓦泰克(Novatek) 19%的股份。

刘乾认为,跨国石油宣布退出俄罗斯项目,短期看对于俄国的油气生产影响并不大。以bp为例,虽然该公司约占俄油20%的股权,“但bp并不从事俄油任何项目的运作,只是财务投资者”。

据刘乾介绍,除了哈萨林1号和2号项目是油气产品分成协议外,大部分俄罗斯油气项目由本国企业自己经营和开采。合资项目产量在俄罗斯原油总产量中占比很小。

萨哈林有1号和2号是俄罗斯的重要油气项目之一,bp、壳牌和埃克森美孚等企业均有参与。

壳牌在萨哈林2号液化天然气设施中27.5%的股份。该项目是壳牌在俄罗斯最大投资项目,是俄罗斯首个海上天然气项目,也是全球最大的、以出口为导向的油气项目之一。

能源资讯机构阿格斯统计称,2018年以来,该项目年产LNG约1100万吨。这一数据占到2021年全球LNG贸易量3.8亿吨的3%。

埃克森美孚持有萨哈林1号油气项目30%的权益。该项目主要包括位于萨哈林岛东北部的察伊沃、奥道普图和阿拉库屯-达奇等三个近海油气田。这是俄罗斯开发的首个大型国际近海大陆架油气项目。

金联创原油高级分析师奚佳蕊则对界面新闻表示,如果跨国石油公司真的退出俄罗斯,长期看将损伤俄罗斯的石油产业链,进而重伤俄罗斯经济。

俄罗斯是油气生产和出口大国。2021年俄罗斯原油产量约为5.2亿吨,排名世界第三,位居美国、沙特之后;天然气产量为7610亿立方米,位居世界第二,占世界天然气总产量的18%左右,仅次于美国。

去年,俄罗斯出口石油约2.3亿吨,位居沙特阿拉伯之后,排名世界第二天然气出口2000亿立方米,世界第一。

油气产业也是俄罗斯的重要经济支柱。俄罗斯约40%的财政收入来自油气行业;五成以上出口收入源于油气。

奚佳蕊表示,虽然俄罗斯与能源贸易相关的银行未被踢出SWIFT,但恐慌情绪加持下,石油企业撤离俄罗斯势必造成短期内俄罗斯原油产量下降,加大原油供应缺口。

“截至今年2月,俄罗斯的原油产量已经持续3个月未能达到欧佩克+的增产要求。”奚佳蕊对界面新闻称。

据金联创船期数据显示,2021年山东港口地炼及贸易商共上岸进口原油(不含稀释沥青)约1.14亿吨,其中进口俄罗斯原油约2515万吨,仅ESPO原油进口量达到2280万吨,占山东地炼总进口量的五分之一。

金联创表示,短期来看,国际社会对于俄罗斯的经济制裁行为对中国地方炼厂进口原油结构及进口原油成本均造成一定影响。

3月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针对中国会不会继续购买俄罗斯的天然气的提问,汪文斌表示,中俄双方将继续本着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精神,开展正常的贸易合作。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