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子“侵蚀”陌陌_推荐_i黑马

骗子“侵蚀”陌陌_推荐_i黑马

骗子“侵蚀”陌陌_推荐_i黑马 -https://ift.tt/KlNQ8ZI –

骗子“侵蚀”陌陌

2022-03-11 10:21 陌陌 探探 社交APP

2骗子“侵蚀”陌陌

来源:连线Insight(ID:lxinsight) 作者:韩滢

陌生人社交没看到新故事,近期陌陌却因为“骗子”受到了关注。 

“我在陌陌上相亲一晚上被骗2900元,并被女嘉宾拉黑。”一位自称受到婚恋诈骗网友的公开发言,将陌陌推到舆论的中心位置。

诱导刷礼物、相亲失败不退款……当这些关键词同时出现时,无疑是陌生人交友平台陌陌的翻车事件。

实际上,抓住单身年轻人交友、好奇的心理,这样的案例在陌陌上并不少见。一直以来,陌生人社交平台的社区氛围都存在打“擦边球”的隐患。而平台惩罚力度不够,便增大了用户使用软件的风险。

v2_375cd0e22aa744809321a99ed20ba9ef_img_

针对此次事件,陌陌表示对相关主播进行永久封禁处理。但据红星资本局报道,涉事“女嘉宾”是否涉嫌违规,陌陌方面并未表态。

起家陌生人社交,跨界直播,陌陌已经走过了十年。三年时间上市证明了陌陌的互联网速度,但陌生人社交这门生意并没有那么好做。

如今的陌陌,月活用户天花板肉眼可见的同时,主营业务单一、商业化进程缓慢的问题也不能忽视。更危险的是,直播业务成了陌陌的主要盈利点,而秀场直播打赏的合法合规性,还存在很大的问题。

v2_628b40e8ee064b8d813073e9e398c7e3_img_

图源陌陌直播官方微博  

更致命的是,早在2019年秀场直播便集体走下坡路,陌陌直播业务也面临增长压力。拓宽边界的陌陌相继在影视、直播带货领域均有涉足,只可惜目前掀起的水花并不大。

摆在陌陌面前的问题是,失去原本增长曲线的陌陌如何保证原有用户不流失才是关键,但从现状来看,被骗子“侵蚀”的陌陌,吸引力持续在下降。

01 相亲反被骗,陌陌成了骗子聚集地? 

约会神器陌陌再一次站到风口浪尖。

近期,一位陌陌用户在公开平台上发文表示自己在陌陌上相亲,被骗了2900元,并且被女嘉宾和月老拉黑。

据该用户讲述,自己经陌陌消息进入一个“月老房间”,经月老再三邀约去相亲后与女嘉宾相识。期间,月老多次要求他给女嘉宾刷礼物。一开始是几十元的礼物,后续逐渐增加到几百元,一千多元。在刷完1300的礼物后,月老又要求他继续刷的时候,该网友拒绝,随后他被月老与女嘉宾拉黑,并且礼物未退,金额总计2900多元。

“既然平台月老判定相亲失败,就应退还礼物费用,而不是采取单方面的意愿否定这些费用,更不应该拉黑来阻止我维权的权利。”这位用户在公开平台上表示。

本想在直播间赢得女嘉宾好感,但遗憾的是,他只是被割的“韭菜”。 

v2_851a069bc2b44ffe86c499b0897e9b93_img_

随后,针对此事,这一闹剧的发生平台陌陌做出了回应。

陌陌表示,官方交友直播间只是提供用户之间社交破冰的平台,主播个人承诺成功交友、诱导赠送礼物的行为属于违规行为,平台会予以坚决打击和处罚。目前,平台已将相关主播进行永久封禁处理。

在陌陌上,所有礼物可以通过陌陌币购买,1元钱能买10陌陌币、30元能买300陌陌币、5万元能买50万陌陌币。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种相亲直播间里,连麦是一个价格,视频是一个价格,添加联系方式又是另一个价格。一步步地“套钱”,让很多人无法控制地消费。

这和秀场直播类似。众所周知,秀场直播中人是内容本身,只有高消费的头部用户粘性强,拥有话语权。一旦主播通过“求礼物”的方式诱导用户,用户为了和主播互动,则很难控制住自己。

据铅笔道报道,在陌陌的直播模式中,通常官方抽50%,剩下的是主播和OW(房间/频道拥有者)分。

另有一位了解陌陌主播规则的业内人士告诉连线Insight,主播账号封禁的事不是新鲜事,一旦一个账号封禁了,主播便会托熟人关系注册新的账号。“账号究竟是谁的不重要,只要可以绑定银行卡,给工会走流水,就可以用来给主播注册账号。”上述人士解释道。

事实上,陌陌的社区氛围一直被外界诟病。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截至目前有关陌陌的投诉高达10918条。其中“涉嫌诱导消费”的投诉数量高居首位,与这次的“杀猪盘”事件不谋而合。

或许是看重了这类单身人群对于爱情、陪伴的需求,在陌陌平台发生的“杀猪盘”事件并不少见。

此前,陌陌平台还出现过投资骗局。九派新闻曾报道,长沙市民戴女士在陌陌上结交的好友,邀请她一起购买自己公司的彩票赚钱,但当戴女士投入37000元后,该好友直接将她拉黑后消失了。

无独有偶,在陌陌上相亲对象变身酒托男、酒托女的事件更是让人大跌眼镜。据安阳网曾报道,这类酒托会以恋爱为由在陌陌上与受害者相识,当关系熟络后将其约见到线下酒吧,并在酒吧推荐价值不菲、口味低廉的套餐,最终达到卖酒的目的。

v2_631db32b43964d54b475b0a69eeb68c6_img_

除了杀猪盘这类骗局外,泄露用户信息的事件也时有发生。曾经注册过陌陌账号的白林向连线Insight表示,他曾遇到过平台上骗子行骗后却留下他的手机号,但是他并不认识这个人。“一天内有三四个受害者打电话给我,表示要赔偿之类的,但是我并没有在陌陌上聊过天,只是注册过账号。”白林无奈地告诉连线Insight。

微商、酒托、投资等骗局层出不穷,如今相亲直播间又成为陌陌的新骗局。陌陌似乎成为了网络骗子的聚集地,让用户难辨真假。

02 陌陌交友失速 

一面是直播乱象频出,一面是用户增速放缓,一向以陌生人交友著称的陌陌,正面临着尴尬境地。

一直以来,人们存在想要陌生人社交的需求,毕竟很多话跟熟人没法放松表达,而提供陌生的交流的产品又比较有限,陌陌就是这样应运而生的。

但事实上,陌生人和社交这两个看似离流量很近的行业,实则却很难抓住流量。

这点从陌陌的财报中可以略窥一二。陌陌去年三季度财报显示,2021年9月陌陌App月活为1.155亿,同比增长1.7%。很明显,陌陌月活虽然有增长,但速度十分迟缓。而如果对比去年第二季度,这个数字便减少了10万。

更重要的是,对比陌陌近几年数据,这个数字依旧算不上亮眼。2020年底陌陌主APP月度活跃用户为1.138亿,2019年底为1.145亿,而早在2018年陌陌月活就已经突破1亿。

月活增长长期迟缓,陌陌的流量天花板肉眼可见。陌陌CEO王力曾在接受晚点LatePost采访时提到,陌陌全新的用户很少,很多都是回流用户,大概一半一半。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正值陌陌成立十周年之际,陌陌给自己改了一个新的中文名——挚文集团;更早之前,还把英文名从“Momo Inc.”改为“Hello Group Inc.”。

尴尬的是,即便是站在新的起点上,陌陌也没有交上一份满意的成绩单。

拉新用户成难题,如何留住用户同样难度不小。

陌生人社交平台的属性在于,开启聊天和结束聊天一样轻松。当两个完全陌生的人交流,聊天内容很可能就停留在打招呼阶段,想要有更多的聊天甚至是互动,是比较难的。

还需要明白的是,当用户从陌生人变为熟人后,相熟的用户会流向微信这位社交“霸主”。而即便是直播用户,也很有可能转向抖音、快手这类平台。

这也就意味着,想要形成一段稳定的社交关系,并愿意长期使用陌陌交流的人少之又少。

陌陌CEO王力曾对晚点LatePost表示,“我们的用户使用这个场景都是阶段性的,最近一段时间谈恋爱了,就不用了;过一段时间分手了,很孤独,想找人倾诉一下,在微信里面没人可聊的,就又来了。” 

陌陌交友失速的同时,对手却在逐渐变强。根据易观千帆统计数据,Soul的人均单日启动次数、人均单日使用时长、人均月度使用天数,都要高于陌陌和探探。

v2_59a00c9c50fb4cdabd25741da38eef66_img_

图源陌陌科技微信公众号 

即便是陌陌一直注重的年轻用户也在流失。易观千帆统计数据显示,Soul的年轻用户最多,24岁以下约占22%,24-30岁约占25%;其次为探探,24岁以下约占20%,24-30岁约占25%。用陌陌的年轻人最少,24岁以下的约占16%,24-30岁约占27%。

当声量越来越弱时,2018年陌陌花6亿多美元收购探探,这是陌陌迄今为止的最大一笔资金投入。彼时,外界认为探探会成为陌陌的第二增长曲线,陌陌的领导层也这么认为。

但一切并不容易。正如陌陌CEO王力表示探探想要成为陌陌的第二增长曲线,还需要时间。

去年第三季度,探探营收5.1亿元,同比下降30%。其中,视频直播服务收入2.3亿元,同比下降42.5%;增值服务收入2.8亿元,同比下降15%。

坏消息不止于此,一直大力发展直播的探探,付费用户越来越少。去年第三季度,探探付费用户下降至290万,同比减少120万、环比减少20万。

用户增长空间有限,付费用户流失,多项事实都在证明,陌陌的流量焦虑一点也不少。摆在陌陌面前的问题是,交友失速的陌陌,新的增长点在哪里?

03 陌陌未来还能靠什么? 

“我们是在曲线最漂亮的时候上市的,之后互联网红利消失,大河不进水了,在产品上又取得不了突破,整体上到了一个瓶颈期。”挚文集团创始人唐岩曾在《财经》杂志的采访中表示。

如今,这个曾解决1亿人孤独问题的平台,现在遇到了瓶颈期,并且持续时间很长。

要知道,十年前陌陌凭借陌生人社交的独特切口,在熟人社交平台微信和QQ的夹击之下顺利突围,三年便成功上市。 

换句话说,陌陌曾经证明过自己的互联网速度。但今时不如往日,陌生人社交的故事越来越难讲。

意识到问题的陌陌没有坐以待毙,试图建立一个社交APP工厂。

近几年,陌陌相继推出了多个社交产品,并覆盖陌生人、半熟人、熟人等多个场景。仅2020年,陌陌推出了包括“对眼”、“对对”、“芒西”、“陌多多”、“哇偶”以及“咔咔”六款社交产品。

最值得关注的是试水熟人社交的“咔咔”。这款即时通讯产品,是陌陌首推的主打熟人社交的产品。王力曾向晚点LatePost表示,咔咔区别于微信的不同在于其可以提供一个活生生的生活状态,主打用拍摄来聊天。

v2_2cc5b04490994d7788efa1d3eb72bc52_img_

尽管市场上还没有关于咔咔的数据,但可以确定的是面对微信、QQ这两座熟人社交大山,好友迁移成本、用户忠诚度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咔咔想要分食这块蛋糕还需要很长时间。

还需要注意的是,陌陌似乎一直处于做产品的怪圈中,既没搭上短视频的快车,也没赶上直播电商的风口。更关键的是,相比于社交本身,负面问题缠身的直播业务才是陌陌的营收支柱。

据财报披露,2021年第三季度挚文集团直播收入21.67亿元,占总营收的58%。增值服务收入主要包括虚拟礼物和会员订阅,为15.33亿元,同比增长15.2%,占总营收41%。

可如今,直播业务的压力也愈发明显。据挚文集团2021年三季报披露,陌陌业务的净收入下降主要是由于增值服务的净收入增加,但直播服务的净收入的下降部分抵消了这一增长。

所谓直播服务净收入下降,则源于直播运营成本的提高。2021年第三季度挚文的成本和支出为33.2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9%,据陌陌解释,主要是由于虚拟礼物服务中虚拟礼物的接受者及与陌陌主播收入分成的增加。

与此同时,愿意为陌陌花钱的用户越来越少了。2021年第三季度,挚文集团的直播服务与增值服务付费用户去重后总数达1220万,而去年同期的数据为1310万,下降比例接近7%。

这并不令人意外。秀场直播的特性在于用户的黏性本身不高,再加之监管的严格,陌陌的直播问题凸显严重。同时,面对来自短视频平台的竞争压力,陌陌的直播收入仍面临收入增长压力。

“吃老本”行不通,陌陌的确需要新的解药。

陌陌首先是涉足直播电商。据Tech星球报道,2020年陌陌集团成立了直播电商部,团队规模在50人左右,准备发展带货直播。但签约来的带货主播,实际上并不是在陌陌直播,而是在淘宝直播上卖货。也就是说,这更像是陌陌组建的MCN公司,帮助平台主播获得淘宝直播资源以及供应链产品。

另外,陌陌还成立了影视公司,就目前的信息来看,陌陌影业已经协助推广了三部外语电影。遗憾的是,陌陌影业已经成立五年,但一直未有大作品面世。

v2_3f9bc9f96fa042748e2437b68f69d2c5_img_

前不久,有传闻称陌陌正在准备赴港二次上市。后据界面新闻报道,这是一个刚刚开启的计划,上市周期视情况而定,如若推进顺利,真正IPO时间点或在半年到一年内。

二次上市的背后是资本市场上陌陌的乏善可陈。“除了股价低,陌陌别的都挺好。”陌陌CEO王力曾在晚点LatePost采访中这样表示。

中年危机悄然而至,陷入冰火两重天的陌陌在努力摆脱负面标签的同时,更需要做出尝试去寻找新的增长点。否则,劲敌环伺的社交战场,陌陌将会消失在年轻人的视野里。   

(本文头图来源于MOMO直播官方微博。) 

[本文作者连线Insight,i黑马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ID:lxinsight)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