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镍逼仓事件中的嘉能可,是什么来头?

伦镍逼仓事件中的嘉能可,是什么来头?

伦镍逼仓事件中的嘉能可,是什么来头? -https://ift.tt/Hav6uGo –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实习记者 | 田然

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基准镍价(下称伦镍)暴涨的背后,是一场多空博弈大战,两家公司因此站上风口浪尖。市场传闻称,博弈中的空头为青山控股多头方为嘉能可Glencore)。

3月9日,嘉能可总部回复界面新闻邮件称,其逼仓青山控股的消息是错误的,但未透露更多细节。

截至目前,嘉能可和青山控股均未发布官方声明。

嘉能可为全球最大的含镍材料(包括电池)回收商和加工商之一,业务涉及镍金属以及精矿、中间体和镍铁。

中国特钢企业协会不锈钢分会数据,2021年嘉能可的自有资源的镍产量为10.23万吨,同比下降约7%;镍销量为20.2万吨,同比增长约36%。

16470169955790300.jpeg

同期,该公司镍资产营收为28.16亿美元,同比增长约20%;调整后的毛营业利润为8.68亿美元,同比增长约47%。

2022年,嘉能可的镍产量指引目标为11.5±0.5万吨,铬铁产量指引目标为146±3万吨。

该公司在加拿大、挪威、澳大利亚和新咯里多尼亚等地,拥有一系列与镍相关的矿业资产。

例如,其实澳洲第二大镍矿商米纳罗资源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在加拿大的镍资产包括分别位于魁北克省和安大略省的 Raglan Mine和Sudbury Integrated Nickel Operations。

是一种向低碳经济转型至关重要的金属,因为它是三元锂电池、镍氢电池、镍镉电池等多种电池的重要原料。目前,不锈钢仍是镍的第一大消费领域约占镍全球消费的70%

除了镍矿巨头外,嘉能可更为人所知的身份是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商,且是目前全球最大锌生产商、第三大铜矿开采商,以及最大的钴供应商。

区别于传统大宗交易商仅靠交易差价赢利的经营模式,嘉能可以生产商和交易商的双重身份打通产业链,对大宗商品定价具有很大的影响力。这是其最大优势之一。

近年来,受益于新能源等行业发展,铜钴成为炙手可热的矿产资源。

据前瞻经济学人2020年数据,嘉能可掌握着全球钴矿探明储量的25%,每年钴矿产量占到全球产量的30%左右,对于全球钴供给有决定性的影响力。

嘉能可拥有全球最大铜钴矿Mutanda矿。该矿位于刚果(金),曾于2019年11月关闭。据路透社此前报道,该矿有望于今年重启运营。

2021年,嘉能可的铜产量为119.6万吨,比2020年减少5%;钴产量为3.13万吨,同比增长14%;锌精矿产量为96.41万金属吨,同比下降6.6%。

这一大宗商品交易巨头成立于1974年,总部设于瑞士巴尔,业务涉及金属和矿产、能源、交易市场等板块,在超过50个国家设有90处办事处,拥有150余家矿山、加工厂。

在成立以来的48年间,嘉能可以激进甚至近乎野蛮的方式不断改写行业规则。

嘉能可的创始人是马克·里奇(Marc Rich)。1974年,里奇在瑞士建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Marc Rich + Co AG,即嘉能可的前身。

这家公司最初将目光投向了石油行业,并开创了石油现货交易市场。在1970年代爆发的石油危机中,该公司绕过禁令,利用石油套利交易,迅速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石油交易商。里奇也因此得到“石油之王”的名头。

之后,该公司的业务版图开始扩张。1981年,Marc Rich + Co AG并购了一家荷兰谷物交易公司Granaria,触及农业业务板块;1987年,并购秘鲁铜矿和美国冶炼厂,开始涉及矿业生产;1990年,入股英国矿业公司超达(Xstrata)。

1993年,他将持有的Marc Rich & Co. AG股份出售给公司管理层及主要雇员,随后公司更名为嘉能可。

在此之前,美国监察机构以偷税漏税、参与伪证、电汇诈骗、敲诈勒索、违法禁运条例等65项罪名指控里奇。他因此登上FBI最高通缉令近20年。

1994年起,里奇基本淡出嘉能可,该公司决策一直由公司最高权力机构管理委员会决定。直到2002年,管委会任命伊万·格拉森伯格为新CEO。

格拉森伯格继续使用了精准的资产并购与投资组合手段,对上下游产业链进行纵向整合。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拥有刚果(金)铜钴资源的加拿大上市公司加丹加矿业(Katanga Mining)市值蒸发了90%,陷入资金困境。

嘉能可以提供5亿美元融资为条件发起收购,成功获得74.4%的股权,之后股权增至86%,奠定了在全球有色金属领域,尤其是钴和铜的霸主地位。

2012年2月,嘉能可发起对英国矿业公司超达的并购。这是一笔价达619亿美元的巨额交易。

该交易使嘉能可从投机的贸易商进一步向上游生产延伸,大大提升了该公司的议价能力,也使该公司成为当时的全球最大动力煤炭贸易商、最大锌生产商、第三大铜矿开采商和第四大镍矿开采商。

嘉能可擅长用金融衍生品进行套利、并购,以生产商和交易商的双重身份撬动了巨额财富

但在套利获益过程中,嘉能可也一直官司缠身。

2019年4月,嘉能可正式被美国监管机构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调查;当年年底,英国重大欺诈办公室(SFO)针对嘉能可商业行为涉嫌贿赂启动了调查。

2020年6月22日,据澳大利亚矿业专业媒体MINING.COM报道,瑞士司法部正在对嘉能可进行商业贿赂调查。

2019-2020年,是嘉能可的低谷期。受到核心产品价格下挫及贿赂调查影响,该公司2019年亏损4亿美元,这是它四年来首次亏损。

2020年,该公司营收为1423亿美元,同比降幅达34%;净亏损额扩大至19.03亿美元。当年铜产量同比下降8%至126万吨;钴产量同比下降41%至2.74万吨。

2021年3月23日,嘉能可宣布从当年7月1日起,任命Gary Nagle为首席执行官兼董事。格拉森伯格至此退休,结束了其在嘉能可的19年掌门人生涯。

Gary Nagle有“小格拉森伯格”之称同格拉森伯格一样是南非人曾是嘉能可煤炭资产业务高管同毕业于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

2021年借着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东风,嘉能可扭亏为盈。营收达2037.51亿美元,同比增长约43%;归母净利润为49.74亿美元。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