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产200亿,这个西南小城,承包了中国1/3的泡菜_新消费_i黑马

年产200亿,这个西南小城,承包了中国1/3的泡菜_新消费_i黑马

年产200亿,这个西南小城,承包了中国1/3的泡菜_新消费_i黑马 -https://ift.tt/cr8KSLg –

年产200亿,这个西南小城,承包了中国1/3的泡菜

2022-03-17 14:59 眉山泡菜 产业经济

2年产200亿,这个西南小城,承包了中国1/3的泡菜

来源:深氪新消费(ID:xinshangye2016)作者:沐九九  编辑:黄晓军

中韩泡菜起源之争蛰伏多年。

尽管韩国人多次申辩,但山东小镇承包韩国90%的泡菜数据如同一根绣花针,扎进韩国民众心里,最终只落得韩联社以“泡菜宗主国之耻辱”来草草结尾。

山东小镇仅是一角,真正的中国泡菜之乡不在山东,而在四川眉山。

目前,眉山泡菜产业已成为全国第一个泡菜产业销售额超过百亿的市,建成全国规模最大、功能最全、工艺最先进的“中国泡菜城”,拥有全国第一个泡菜博物馆,全国第一个国家级泡菜检测中心,全国第一个泡菜产业技术研究院,且创建了第一个中国泡菜行业标准,更不乏有“中国泡菜看四川,四川泡菜看眉山”的美誉。

608b489458f5485c96bd11a3f73873f0.jpeg

图源:网络

《2020-2026 年中国泡菜产业市场现状调查与投资前景分析报告》显示,中国泡菜市场规模超过 400 亿元,全国有 2/3 的泡菜来自四川,眉山市产值占四川泡菜产值近半壁江山。

关于这个泡菜之乡的故事,一切还得从头说起。

01千年传承,却受限包装

对四川人来说,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做泡菜。《周记》中记载,早在三国时期,四川便已经出现了专门用来做泡菜的坛子,而在1500年前的《齐民要术》中,更是详细记载了制作泡菜的方法。

四川人爱吃泡菜,即使是大文豪苏轼也不例外。

古文记载,苏轼与朋友刘景文交谈时曾说,自己和弟弟苏辙求学时经常吃“三白饭”,即一碗饭、一撮盐,还有一碟泡菜。对于“三白饭”,苏轼率真直言“日享三白,食之甚美,不复信世间有八珍也”,足见其喜爱。

为了纪念苏轼,眉山泡菜也渐渐被当地人称为“东坡泡菜”。

但长期以来,东坡泡菜以供自家人吃为主,真正走上市场是在上世纪50年代后。

1958年,原眉山县泡菜个体户组建公私合营泡菜厂,正式带领眉山泡菜走上加工行业。尤其在80年代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推行后,当地蔬菜种植面积扩大,不仅原眉山县国营农场开始做泡菜,一批有强烈商品意识的人也开始制作泡菜。

然而,即使泡菜加工产业扩大,也没能改变其仍属当地和周边人狂欢的事实。

彼时,包装漏气导致泡菜变质的问题一直困扰着眉山人。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当地政府拟从日本购买真空抽气机。不曾想,日本人听说机器用来做泡菜后坚决不卖,即使后来有所动摇,也是以低价收购泡菜原料作为条件。

对于日本的条件,当时的眉山政府不同意,遂不了了之。而苦于包装卡脖子的眉山泡菜,也始终没能走出去。哪怕几年后走出四川,用的也还是老方法—罐装。

406c5e770b3444169241b869c5f8f172.png

图源:网络

1985年当地受邀参加北京市一个大型会议,原眉山县党政代表团用玻璃瓶打包了20箱泡菜带去北京。出乎意料,会场上一个主菜还没上,20箱眉山泡菜就全部告罄,甚至有人拿纸把泡菜打包带走。

会后,北京市机械工业局提出想要购买20吨眉山泡菜。但苦于当时眉山泡菜企业的生产能力最多一年2吨,根本无力消化这单大生意,只得不了了之。

但不可否认,此次北上增强了眉山人发展泡菜的决心。

第二年,原眉山县苏轼饮料罐头食品厂就改建为苏轼泡菜厂,并注册当地首个泡菜商标 “苏轼泡菜”。随后,苏轼泡菜迅速走俏北京、供不应求,并先后获得巴蜀食品金奖和国家“绿色食品”认证。

1991年,眉山泡菜更是走出国门,以“绿色食品”认证标识顺利通过15个海关,抵达北欧、南北美洲等8个国家。

看准了泡菜产业的发展机会,李记、川南、惠通、吉香居、味聚特等一批眉山泡菜加工企业在当时应运而生。

到2006年,眉山泡菜企业近50家,年蔬菜加工量从不足10万吨增加到30万吨,年销售收入近7亿元,其产品也开始远销欧美、日韩等多个国家和地区。

02产值百亿,眉山泡菜造奇迹

今天,小小泡菜早已成为百亿大产业。2020年,眉山泡菜产值超200亿元,贡献了四川一半的泡菜产值。

放在时间洪流里,这一切的成果,离不开当地政府支持和推动。

第一,政府政策支持,加快培育加工产业群。

事实上,眉山泡菜直至2005年才驶入快车道。

当年,眉山市政府在“十一五”规划中首次将东坡区确立为“以泡菜加工为特色的蔬菜产业化发展重点区县”,将泡菜产业列入全市农业产业化四大拳头产品之一。

政府牵头带动,眉山泡菜产业发展按上了加速键:

2006年,当地政府提出将眉山市打造成“中国泡菜之乡”,随后,眉山泡菜首次以整体形象参与全国市场竞争;

2007年,政府全力打造品牌,孵化了吉香居、乐宝、川南、味聚特、惠通等中国驰名品牌,实现“国”字号品牌零的突破;

2009年,进一步提出“全国一流、国际知名”的泡菜产业发展目标;

2010年,东坡区成立泡菜产业局;

……

此后,政府出台一系列措施,通过政策支持、资金扶持等方式力促眉山泡菜产业发展。

到今天,眉山泡菜不仅解决了包装问题,还在当地聚集了上下游龙头企业,实现集加工、包装、冷链、物流等于一体的泡菜产业群。

b30bedb71a7641c0b3115357b8029fad.png

图源:网络

第二,发展绿色基地,保证原料供应。

在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中,上游原料供应起着关键作用。

尤其在泡菜产业壮大后,当地企业和种植户之间多次就原料问题产生矛盾。当收成不好,原料短缺时,种植户趁机抬高价格;相反,当收成过多,供过于求时,企业又会刻意压低价格,降低成本。除此之外,本地泡菜企业之间也存在刻意降低价格的恶性竞争。

为此,眉山政府不断投入资金,建立原料基地。

食品安全导刊曾报道,五年时间,眉山整合投入资金 9.5 亿元,建成万亩泡菜原料基地12 个,辐射带动发展标准化蔬菜种植基地 33.5 万亩,推广发展“稻菜轮作”粮经复合模式 25 万亩,建成国家级绿色食品原料 ( 蔬菜 ) 标准化生产基地 18.4 万亩,成为四川省唯一的国家级绿色食品蔬菜标准化生产基地县 ( 区 )。

与此同时,为了实现种植户和企业之间的有效对接,当地采用“公司 + 基地 + 农户”“公司 + 专业合作社 + 农户”等形式完善利益链接,在公司与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基地农户之间签订最低保护价收购协议,以此规避农户市场风险和企业原料风险。

440e5844306c4bc5bb76c827ed645128.png

图源:网络

第三,打响知名度,加快品牌建设。

2007年开始,品牌意识觉醒后,当地政府开始全力打造泡菜品牌。

其后,不仅有吉香居夺得全国首个泡菜产业的中国驰名商标,随后又有乐宝、川南、味聚特、惠通等5个泡菜品牌相继被评为中国驰名商标,实现“国”字号品牌零的突破。

与此同时,政府还通过举办活动和媒体报道等宣传渠道,带领本土泡菜走出去。

2009年以来,眉山已连续举办多届中国泡菜博览会,实现眉山泡菜和外界的有效对接。此外,东坡泡菜还先后在《味道》《舌尖上的中国 》《一城一味》《人民日报》《大公报》,凤凰卫视等知名栏目和媒体上报道,打响知名度。

十几年过去,眉山早已成为全国闻名的泡菜产业群,这里拥有标准化泡菜原料基地46万亩,泡菜企业64家,其中国家级龙头企业3家,亿元以上企业12家。

但如此百亿级产业,仍有困境亟待解决。

03泡菜界的下一个“涪陵榨菜”?

作为中国泡菜之乡的眉山泡菜,其热度远不及山东泡菜。

百度搜索“眉山泡菜”,显示搜索结果为3720000个,即使是“东坡泡菜”也才673000个,而“山东泡菜”的搜索结果为17700000个。

抛开是否山东更具有地理优势不谈,值得关注的是,无论在“眉山泡菜”,还是“山东泡菜”身上,都无一体现着中国泡菜地域性强的特点。

这是因为泡菜原料多样化,从白菜到萝卜、生姜、豇豆,好像万物都可揉进那一小小泡菜缸里,整个泡菜行业门槛极低。也正因如此,中国泡菜出现了发展态势明显,但迟迟没能跑出龙头企业的问题。

据统计,中国泡菜市场规模从2009年的260.28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521.0亿元,复合年增长率达到9.06%;到2018年中国泡菜市场规模达到554.4亿元,同比增长6.4%;2019年上半年中国泡菜市场规模为295.8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6.7%。

百度爱企查显示,目前我国共有15557家经营范围包括 ” 泡菜 ” 的企业。仅在 2020 年,就有 600 多个泡菜企业成立。

这其中,不乏有堪称“榨菜茅”的涪陵榨菜存在。但作为榨菜龙头的涪陵榨菜,在泡菜领域的成绩并不亮眼。

2015年,涪陵榨菜以1.29亿元收购眉山泡菜企业惠通食业,被业内誉为多元化扩张的开端。但自收购以来,涪陵榨菜泡菜业务占总营业额的比例,始终没有太大提升。去年上半年涪陵榨菜的泡菜产品营收达到8280.75万元,同比增长0.85%,占总营收的比例为仅 6.15%。

与此同时,川南、吉香居、铜钱桥、鱼泉、味聚特等品牌也在泡菜行业跑马圈地,抢占市场份额。

偌大的泡菜市场,为何跑不出龙头,这在四川泡菜身上可能找到答案。

业内人士认为,四川泡菜陷入了两大困境。

第一,四川泡菜定位不清晰、宣传不够,导致消费者并不了解四川泡菜。

第二。其工业化问题仍旧没有解决。

尤其在企业尝试利用传统发酵技术将家庭作坊式的泡菜变为工业化产品时,受发酵菌种品质欠佳等因素影响,泡菜在制作过程中面临发酵周期长、受气候及季节影响大、标准化和规模化程度低的情况,进而导致质量不稳定、异地生产困难等一系列问题。

幸运的是,对于这些问题的解决,我们在吉香居身上找到了答案,也发现了“泡菜茅台”存在的可能性。

2011 年,吉香居独家起草的《泡菜》行业标准发布实施,填补了泡菜行业国家标准的空白,成为当时泡菜行业的基本标准。

与此同时,面对品牌影响力度不够的问题,传统泡菜也玩起了新营销策略。吉香居不仅和深受年轻人喜爱的漫威合作推出英雄牛肉酱系列,还与暴走漫画合作,打造了 ” 暴下饭 ” 网红 IP 产品。

d2875641e9204f619cd21def803040e7.png

图源:网络

网红IP打造,带来的最直观影响就是销量上涨。

2019 年,吉香居整个电商渠道的销售额达到 2-2.4 亿元,同时线下渠道形成沿海沿江两线布局,终端渠道占有率超过 90%,而吉香居也被称为”泡菜大王“。

与此同时,在2020年11月,由中国参与并主导的国家泡菜制作标准获ISO认可,也代表着国际对我国泡菜制作的认同。

食品分析师朱丹蓬对此表示,国际标准的制定出台,对于整个中国泡菜的整体产业结构提升,以及中国泡菜的国际影响力都有非常好的加持作用。

这意味着泡菜,很可能成为下一个榨菜。而中国泡菜之乡的眉山泡菜,也将具备无限潜力。

[本文作者深氪新消费,i黑马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ID:xinshangye2016)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