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油服巨头加入对俄制裁

四大油服巨头加入对俄制裁

四大油服巨头加入对俄制裁 -https://ift.tt/wd2nzmM –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实习记者 | 戴晶晶

沉默近一个月,四大油气服务巨头开始行动了,在三天内一起加入了对俄罗斯的制裁行列。

当地时间3月20日,威德福(Weatherford)发布声明称,已暂停了向俄罗斯发货,并立即暂停在俄进行任何新投资或部署新技术。该公司目前在俄没有活跃的合资企业或合作伙伴关系。

当地时间3月19日,贝克休斯公司(Baker Hughes Company,下称贝克休斯)发表声明称,暂停向俄罗斯业务提供新投资。但在现行法律与制裁政策下,该公司继续开展在俄现有业务。

一天前,另一油服巨头斯伦贝谢(Schlumberger)宣布,立刻暂停在俄罗斯境内新增投资和技术部署,但同样也保留现有业务。

同天,哈里伯顿公司(Halliburton Company,下称哈里伯顿)也公开声明,立即停止在俄罗斯的未来业务,并逐步结束在俄的剩余业务。

164775958693698300.jpg

哈里伯顿在几周前已停止向俄罗斯运送所有受制裁的零部件和产品。该公司在俄罗斯没有在营的合资企业。  

威德福是一家总部位于瑞士的油服公司,曾被称为全球第四大油服公司。其他三家公司均为美国公司,在全球油服市场排名前三位。

据彭博社报道,各油服公司在俄罗斯的产业部署并不透明,但摩根大通分析师估计,前三大油服公司中,斯伦贝谢在俄罗斯的业务规模最大。俄罗斯市场占斯伦贝谢总销售额的比例高达5-8%;贝克休斯排名第二,在俄罗斯的销售额占比约5%;哈里伯顿仅占2%。

去年11月,斯伦贝谢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石油公司(Gazpromneft)签署合作备忘录,同意为俄罗斯提供本地化技术解决方案,并开发钻井设计和钻井设计软件。此外,斯伦贝谢将提供提高复杂地质条件下石油资源采收率的技术。

去年6月,贝克休斯先后与俄罗斯卢克石油公司(Lukoil,下称卢克石油)和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下称俄油)签署了合作协议。

贝克休斯同意在卢克石油碳减排和优化上提供技术支持,同时与卢克石油合作生产聚合物柔性管。

此外,贝克休斯与俄油在碳管理上展开合作。俄油称,这一联合开发的先进的低碳技术可以用在其Vostok石油项目上。

2019年10月,威德福在俄罗斯签署了两份价值6700万美元的钻井服务合同。威德福将为西伯利亚西和亚马尔半岛的油田提供随钻测井、随钻测量、旋转导向系统、地质数据解释等服务。目前这两个合同均未到期。

相较于国际石油公司,油服巨头们对俄制裁行动明显较慢。

早在2月27日,英国石油公司(bp)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Equinor)就宣布从俄罗斯油气产业中撤出。

之后,壳牌、埃克森美孚、西班牙雷普索尔(Repsol)等石油公司也相继公告退出俄罗斯。

此前,唯一一家采取行动的油气服务商是法国公司德希尼布(Technip Energies)。

当地时间3月3日,德希尼布的CEO表示,将放弃在俄罗斯寻求新的商业机会。截至去年底,德希尼布约有42.2亿美元在俄未结项目订单,约占其全部积压订单的23%。

这些订单主要用于俄罗斯诺瓦泰克公司(Novatek)的北极2液化天然气项目。德希尼布表示,计划自2022年起的五年内完成这些积压工作。  

油服巨头迟迟不行动的原因,或在于它们的业务受关注程度较低。

Rystad energy能源服务研究主管奥顿•马丁森曾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西方油服公司并未在俄罗斯直接开采或出口石油、自然资源,它们开展的业务较为低调。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Fortune Business Insights的报告,2020年俄罗斯油田服务市场规模约173.6亿美元,绝大多数关键油田服务提供商都为本土公司。

但在北极地区等前沿项目上,俄罗斯仍需要西方油服公司的先进工业设备和技术。

根据能源情报(Energy Intelligence)数据,2020年,俄罗斯提高石油采收率的相关服务工作,约一半由斯伦贝谢、哈里伯顿、贝克休斯和威德福完成。

考虑到大部分油服公司并未中止现有业务,这一轮行动对目前俄罗斯油气市场造成的影响有限。从各油服公司在俄的业务份额看,撤离俄罗斯对它们的影响也不大。

据路透社此前报道,美国油服公司可以从俄罗斯撤出,并很容易通过新的石油和天然气钻探热潮来弥补收入损失。

斯伦贝谢预计,全球油气活动的支出将增加,从而将提高该公司2022年营收。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