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中的“劳斯莱斯”要IPO:logo值20亿,背靠一家山东企业_科技金融_i黑马

游艇中的“劳斯莱斯”要IPO:logo值20亿,背靠一家山东企业_科技金融_i黑马

游艇中的“劳斯莱斯”要IPO:logo值20亿,背靠一家山东企业_科技金融_i黑马 -https://ift.tt/hedKw1q –

游艇中的“劳斯莱斯”要IPO:logo值20亿,背靠一家山东企业

2022-03-21 17:15 法拉帝 豪华游艇

2游艇中的“劳斯莱斯”要IPO:logo值20亿,背靠一家山东企业

来源: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张俊雯 

俄乌冲突持续,近日有外媒报道,不断有俄罗斯富豪的豪华游艇被欧洲国家扣押,每艘游艇的价格高达几千万。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游艇生产商上市的热情。2022年3月13日,意大利豪华游艇生产商Ferretti S.p.A.(简称”法拉帝”)通过港交所聆讯,拟港交所主板上市,募资规模4亿-5亿美元,中金公司是独家保荐人。

法拉帝成立于1968年,为历史最悠久的豪华游艇生产商之一,主要从事设计、制造及销售8至95米的豪华复合材料游艇、专门定制游艇及超级游艇。

但画风清奇的是,公司的股东阵容透着一股“混血”的气息,法拉帝的第一大控股股东是来自中国山东的潍柴集团,持股86.055%,而第二大股东则是世界顶级超跑品牌法拉利家族控制的F Investments,持股11.138%。

01 游艇中的“劳斯莱斯”,光LOGO就值20亿

法拉帝旗下有七大游艇品牌,分别为法拉帝游艇(Ferretti Yachts)、丽娃(Riva)、博星(Pershing)、意达马(Itama)、沃利(Wally)、定制法拉帝(Custom Line)和CRN等。

其中,丽娃(Riva)是世界首屈一指的顶级豪华游艇品牌,诞生于1842年意大利的萨尔尼科,距今已有180年的历史,是游艇界最悠久、最昂贵的品牌之一,被公认为是游艇中的“劳斯莱斯”。沃利(Wally)作为机动和风帆游艇创新领域的先行者,深受年轻一代的喜爱;Custom Line及CRN 则致力于满足需要高度定制或完全个性化的需求。

营收方面,基本维持在6亿欧元以上。2018年-2020年及2021年前九个月,公司收益分别为6.3亿欧元、6.8亿欧元、6.4亿欧元及6.9亿欧元。其中,复合材料游艇和专门定制游艇合计销售收入占公司总营收的80%。而且法拉帝在这两个细分领域,市占率维持在10%-20%,属市场头部。

复合材料游艇,是标准化的量产产品,体型更小,长度8至30米之间;而专门定制游艇,是定制化的产品,根据客户的具体要求生产游艇,长度在28至43米之间。其中,丽娃(Riva)和Custom Line两品牌,专门生产定制游艇。

价格方面,复合材料游艇价格相对比较便宜,小尺寸游艇最低可以低至30万欧元,约200多万人民币。专门定制游艇则贵很多,起步价是900万欧元,最贵的可以超过2000万欧元。

销售方面,豪华游艇公司一般通过“中间人”跟各国王室、首富们做生意。公司会安排客户赴国外造船厂购艇。一般造船厂会建在海滨度假胜地附近,除了可以了解到游艇的生产流程,还能亲自操作、试驾。

由于豪华游艇的生产成本非常高昂,为了降低违约风险,客户要先支付首付款(至少为总价的10%),艇越大越特别,预付比例就越多。从2018年至2021年前三季度,法拉帝累计交付游艇的数量为690艘,平均每年交付180艘左右,年均波动不大。

盈利方面,2018-2021年前三季度,溢利分别为3072万欧元、2660万欧元、2198万欧元及3209万欧元。公司净利率不超过5%。由于公司有较多的无形资产和固定资产,导致折旧和摊销比较多,经调整的EBITDA利润率也只有10%左右。而毛利率维持在50%左右。

费用方面,虽然高端游艇本身没有多少技术门槛,但大部分生产靠工匠和设计师来手工或者半手工生产,所以人力成本上支出较高,占营收的15%左右,导致公司的经营费用居高不下。

研发方面,公司每年的研发投入无论是从金额,占比都在增加。2018年至2020年以及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产生研发开支分别为2460万欧元、3360万欧元、3540万欧元及2070万欧元,分别占同期净收益的4.0%、5.2%、5.8%及3.1%。

但从成果来看,公司只有13项注册专利,其中大多数是外观设计类专利,而非发明专利。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法拉帝的无形资产达到2.59亿欧元,是最大的单一资产科目。在无形资产中,绝大部分都是商标,也就是说,光法拉帝的logo(公司不止一个品牌)就值20亿人民币。

02 一度破产,靠山东集团和跑车法拉利家族“起死回生”

2008年,欧债危机蔓延,全球游艇行业经历洗牌,法拉帝也难逃此劫。

法拉帝集团由于多次使用杠杆、过度举债,让公司财务负担加重,经营一度陷入破产的边缘。CEO诺贝托·法拉帝开始主动寻求出售公司。

而来自中国山东的重型发动机生产商潍柴集团正有进军游艇行业的意图。潍柴集团,背靠国有大型集团山东重工,资金雄厚。2009年,潍柴开始调研游艇项目,看中了法拉帝的国际知名度、顶尖的制造技术、完善的产品销售渠道。借助收购,也可以更好地发展其高端发动机业务。

最终,潍柴集团在2012年通过1.78亿欧元的股权投资及1.96亿欧元的贷款额度,总共斥资3.74亿欧元收购了法拉帝75%股权。

这次收购让法拉第集团开启了新篇章。2016年,继一系列换帅、重组之后,法拉帝全面扭亏为盈,净利润达1400多万元。

虽然法拉帝成为了中国企业的子公司,但“Made in Italy”的属性并没有减弱。

首先,法拉帝的注册地址和总部所在地,依然在意大利。

其次,收购之后,管理层充分放权。山东重工集团现任董事长谭旭光虽任法拉帝董事会主席,但并非执行董事,并不负责法拉帝的具体经营。法拉帝实际的操盘者是一位职业经理人Alberto Galassi,在意大利商业市场深耕多年,还是英超足球俱乐部曼城的董事会成员。而其余10位高管基本都是意大利人。

再来,法拉帝有6家生产游艇的船厂,均位于世界闻名的意大利航海区心脏地带。

最后,除了游艇的发动机采购自德国,机械部件采购自美国以外,提供原材料组件的上游供应商以及承包商,大多来自意大利。

因此,公司从注册地总部,从生产设施到供应链,再到管理层,都保持着意大利的“原汁原味”。

IPO前,招股书显示,法拉帝的股东架构中,控股股东为山东重工集团旗下的潍柴集团,通过FIH持股86.055%。F Investments持股11.138%,Adtech持股2.793%,Butler持股0.014%。

有趣的是,除了第一大股东潍柴集团外,法拉帝第二大股东更是名声赫赫——法拉利家族,也就是世界顶级超跑品牌法拉利的创始家族。法拉利家族的现任的话事人Piero Ferrari通过50%的F Investments股份间接持有法拉帝,他同时还任法拉帝董事会副主席。

正因如此,法拉帝曾抛出“买一艘法拉帝(游艇),送一辆法拉利(跑车)”的豪气广告词。

03 富豪用游艇躲疫情,亚太市场成必争之地

豪华游艇是奢侈品市场的时尚新宠,办party、搞社交,同时确保一定的安全性和隐私性,深受超高净值和极高净值人士的喜爱,。

背后的消费市场也不小。灼识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超高和极高净值人士有700万人,其中超高净值人士(可投资及流动资产500万-5000万美元的高净值人士)有680万人,极高净值人士(可投资及流动资产超过5000万美元的高净值人士)为20万人。

这群富豪们在疫情期间,把超级游艇视为抵御新冠病毒的“浮动岛屿”,全球超级游艇订单已经迎来爆发式增长。预计全球游艇市场于2025年达到268亿欧元,2020年至2025年期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7.3%。

意大利游艇制造商法拉帝(Ferretti)首席执行官Alberto Galassi表示,疫情让人们认识到生命的脆弱。“对于那些负担得起的人来说,推迟不再是一种选择”。

一个意大利游艇品牌,千里迢迢来到中国香港上市,除了控股股东是中国企业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法拉帝一直想拓展亚洲市场,尤其是大中华地区。

相比于欧美国家,亚太地区游艇的普及率相对较低。2020年,亚太地区仅为每千人0.3艘游艇,欧洲每千人拥有13.4艘,美洲的数字是最高的,为每千人15.3艘游艇,数量是亚太地区的50倍。

从法拉帝的营收来源也可知,接近一半的营业收入是来自欧洲、中东以及非洲地区。换言之,客户主要是欧洲的Old Money以及中东土豪们。

而早在2020年,亚太地区的超高净值有210万人,极高净值有6万人,绝对规模超过欧洲和中东总和,仅次于美洲。

所以,亚太市场也成为了豪华游艇生产商们的“必争之地”。

不过,亚太地区的富豪们似乎并没有养成游艇消费的习惯。招股书显示,亚太地区占法拉帝营业收入的比例从2018年的14.5%下降至2021年前三季度的5.2%,整体呈下降趋势。

[本文作者投中网,i黑马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ID:China-Venture)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