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鲜电商还有多久“跌破1美元”?_新消费_i黑马

生鲜电商还有多久“跌破1美元”?_新消费_i黑马

生鲜电商还有多久“跌破1美元”?_新消费_i黑马 -https://ift.tt/5baF06w –

生鲜电商还有多久“跌破1美元”?

2022-03-21 11:40 生鲜电商 叮咚买菜

2生鲜电商还有多久“跌破1美元”?

来源:燃次元(ID:chaintruth) 作者:谢中秀

叮咚买菜被调查,每日优鲜遭“讨债”。

生鲜电商坏消息不断。

3月17日,有报道指出,叮咚买菜(DDL.US)因前置仓存在用死鱼冒充活鱼、擅自“翻包”换签、日常消毒流于形式等问题,于3月16日被海淀区市场监管局约谈并启动立案调查。受此影响,17日晚间叮咚买菜美股盘前一度跌超20%。

同日,有消息传出,每日优鲜(MF.US)被供应商拉横幅讨债。燃财经在脉脉平台上看到,有人在3月16日表示“昨天(3月15日)还有供应商挂条幅拖欠货款”,同时有人回复道,“今天(3月16日)也有,在望京这边闹。”

3月17日,燃财经前往每日优鲜总部(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街9号万科时代中心A1座),总部楼前的街道上并没有什么异常,偶尔有安保人员走过,几位人士在每日优鲜总部门口聊天。正值午饭时间,有外卖员带着外卖送到,每日优鲜公司的员工正在出来拿外卖。

但燃财经从周边的店铺处确认,确实有维权一事。“这两天都有。他们在楼上拉横幅,昨天还有人拿着大喇叭上了每日优鲜公司大楼。”“好像是因为经济纠纷。”一位店铺员工说道。另一位商家则表示,“最近发生好几次了,好像是因为欠钱,不过来的人不算多。”

之前,盒马连关五店,叮咚买菜也被曝裁员、降薪。同时,有消费者表示,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等生鲜电商平台近期明显“缺货”、“配送不及时”。从曾经的火热赛道,到如今问题缠身,“溃败”成为行业关键词,生鲜电商怎么了?

疫情爆发之初,伴随着需求爆发,生鲜电商一度成为明星行业。2021年6月27日和29日,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先后登陆纳斯达克和纽交所。每日优鲜还因敲钟时间稍早两天而斩获“生鲜电商第一股”的称号。

但如今生鲜电商风光不再,半年过去,每日优鲜股价已从发行时的13美元/股,跌到了现在的1.60美元/股,总市值仅3.77亿美元;叮咚买菜也从23.5美元/股的发行价跌到3.74美元/股,总市值8.83亿美元,仅剩上市时的十分之一多一点。

生鲜电商的现状显然让投资人对其难言希望。在东方财富网“每日优鲜”股票的股民论坛里,还不时有人无奈道,“跌破一(美)元,指日可待。”更有网友调侃其“每日堪忧。”

“商品供给和履约能力是前置仓一直存在的问题,两个环节中损耗会较大,也是生鲜企业耗资较高的两大环节。”易观品牌零售行业分析师曾颖告诉燃财经,“虽然现在生鲜电商不同经营模式下分别跑出了各自的代表企业,例如前置仓的每日优鲜、叮咚买菜,到柜模式的食行生鲜,社区团购的多多买菜,自营的盒马等等。但整体来说,生鲜电商目前处于亏损状态,并没有实现大规模的盈利。”

“花式求生”成为生鲜电商行业的关键词。“生鲜电商企业仍在不断扩张自身企业体系,包括线上线下协同、经营模式与业务多元化。”曾颖说道,但目前都尚处于“谋生”阶段,各平台都在努力尝试盈利渠道。

为了活下去,叮咚买菜企图通过裁员、降薪、降低扩张速度等方式降低成本,盒马则连关五店并开出盒马奥莱、盒马邻里等店拓展下沉市场。至于前路几何,还需时间给出回答。

01缺货、无力配送、拖欠货款生鲜电商风波不断

从去年底、今年初开始,关于生鲜电商的“差评”多了起来。

“从去年年底开始,我在叮咚买菜就经常遇到问题。”成都的消费者久久告诉燃财经,“有一次是因为系统问题,配送超时了一个小时。另外一次元旦的时候,好像站长分配问题,站点就几位配送员,超时两个多小时。再后来,我在叮咚买菜配送时间都超过一个小时了。”而且价格也贵了,“叮咚买菜的菜价也普遍(比朴朴买菜)要贵好多,(贵了)30-50%。”

在每日优鲜“大本营”北京的大白也告诉燃财经,近期从每日优鲜、叮咚买菜转向了美团买菜。最先打动大白的是起送费,“当时美团买菜19元免配送费,另外我买了会员,有运费券,即使不满19元也可以扣减运费。虽然现在免配送费的额度已经提高到了29元,但还是比每日优鲜便宜。”

其次,各生鲜电商APP上的商品价格和品质也有了差距。“每日优鲜上的菜品,价格几乎都比美团高出一倍有余。而且每日优鲜的肉都是冷冻的。”大白表示。

和久久一样,大白也遭遇了配送问题,“今年2月北京刮大风那一次,我在每日优鲜买菜,下单后两小时都没有人配送。后来放弃了每日优鲜重新叫的美团买菜,40分钟就送到了。”

另一位北京的用户周舟则说道,“今年每日优鲜经常缺货。前两天下午四点打开,剩下的绿叶菜就只有几款了。之前想买垃圾袋,也发现只有一款,其他都是次日达了。”

v2_5206fba592d84ab3a68ad1860e1a36a0_img_

图/每日优鲜缺货页面  来源/周舟提供

在叮咚买菜“大本营”上海的艾可也向燃财经表示,“近期受疫情影响,上海买菜非常困难。无论是盒马、叮咚买菜还是其他APP都‘抢不到’配送小哥。运气好的话,就配送时间会长一点,运气差的话就直接显示‘配送小哥已满’。但在疫情之前,叮咚买菜的供应好像也有点问题,能买到的菜种类变少了。”

在“缺货”、“配送跟不上”等问题背后,是生鲜电商平台的供应链及配送问题。在供应链方面,每日优鲜的问题明显,甚至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货款。

燃财经在东方财富网看到,早在2021年11月,就有网友在“每日优鲜”股票的股民论坛表示,“拖欠供应商贷款!”到了2022年2月,该名网友仍留言称,“拖欠供应商货款4个多月。”并在2022年3月表示,“现在看来5个多月了。”不过截至发稿,该名网友尚未回复燃财经。

3月11日,时代财经报道指出,一名供应商王雯表示,从2021年12月开始,每日优鲜的款项就出现了异常。“先是货款延期10天,后来就是一个月,直到两个月前,款项已经彻底没了下文。” 而且问题并不只一例,“身边有很多同行都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已经是普遍现象了。”

同时,燃财经在企查查APP上也看到,近期每日优鲜还因拖欠货款被告上法庭。原告方北京拉森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表示,从2019年合作起至2020年2月,拉森农业向每日优鲜供应各类水果累计达200多万元,其中2019年货款已全部结清,2020年货款并未按时支付。

但站点端似乎对此还不知情。在向一名每日优鲜配送员了解为何近期缺货严重时,一名配送员只说道,“最近单量少,所以补货没那么及时。”北京市朝阳区一个站点的站长则表示,“(每日优鲜拖欠供应商货款)这事儿不知道。”

3月17日,燃财经尝试向每日优鲜进行核实,了解是否存在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情况,以及目前的解决方案。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另外一个问题则是配送方面。燃财经注意到,配送乏力的原因跟站点数量关系不大。因为各生鲜电商平台站点覆盖差异不大。燃财经定位分别搜索“每日优鲜”、“叮咚买菜”和“美团买菜”,均在页面范围看到10家左右站点。大白搜索后还发现,“我家附近甚至每日优鲜站点更多一些。”

配送员数量或是更直接的原因。燃财经附近几家每日优鲜、叮咚买菜、美团买菜站点配送员分别介绍,目前站点的配送员分别有11名、10名左右,以及20多名。从数量来看,美团买菜的配送员明显多于其他生鲜电商平台,下单之后分配配送员的速度也更快。

02绕不开的盈利难题

一切的根源,大概率是钱的问题。

生鲜电商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赛道。“高频”、“刚需”、“民以食为天”都是这个市场的支撑。网经社“电数宝”数据显示,2021年,生鲜电商交易规模达4658.1亿元,同比增长27.92%。艾瑞咨询则预计,到2025年中国生鲜零售市场规模将增至6.8万亿元。

但就是这样一个自带光环的赛道,各平台却深陷盈利难题。

资料显示,每日优鲜创建于2014年,以北京为起点,截至2021年3月31日在全国16个城市建立了631个前置仓。叮咚买菜则于2017年起步于上海,截至2021年3月31日,覆盖全国29个城市,拥有950个前置仓。

虽然已经在生鲜电商领域摸爬滚打8年和5年,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依然还在亏损。

2月15日,叮咚买菜披露2021年Q4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叮咚买菜实现营收54.8亿元,同比增长72.0%,2021年全年营收201.2亿元,同比增长77.5%。同时,2021年12月份,上海区域实现整体盈利。叮咚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梁常林对此表示,“第四季度是我们自成立以来最好的一个季度。”

但亏损仍在继续。同据财报数据,2021年第四季度,叮咚买菜净亏损10.96亿元。根据已披露数据统计,从2018年至2021年,叮咚买菜累计亏损已达115亿元以上。

每日优鲜也是一样,据每日优鲜2021年Q3财报,2021年第三季度,每日优鲜净亏损为9.74亿元。而从2019年至2021年Q3,每日优鲜已累计亏损近76亿元。

2016年起步,背靠阿里的盒马也还在因为盈利难题而发愁。同样,美团2021年Q3财报数据显示,新业务(包括美团优选、美团买菜、美团闪购等)及其他收入为137.23亿元,亏损109.06亿元,亏损同比扩大437.5%。

生鲜电商平台的现金流更是令人担忧。叮咚买菜2021年Q4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短期投资为52.3亿元,其中现金部分6.6亿元。对于一个季度就要烧掉10多亿元的叮咚买菜来说,形势并不乐观。

每日优鲜2021年Q3财报数据也显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每日优鲜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现金和短期投资总额为人民币24.8亿元,其中现金部分为6.7亿元。对于同样单季需要花出去近10亿元的每日优鲜来说,同样不容乐观。

王雯告诉时代财经,目前自己被拖欠金额超过400万元。据其透露,还在排队协商的供应商名单中,欠款金额最多的接近千万元。按每日优鲜的现金流状况,也许确实存在给付困难。

v2_a629c092dda94358ac7a8f9b45b70c9c_img_

图/北京市朝阳区某站点 来源/燃财经拍摄

一头是重资产、高投入,一头是捉摸不定的消费者,生鲜电商盈利难并不意外。“前置仓模式在供给、仓储与履约能力方面都需要投入量资金,属于重资产。从两家上市企业的财报来看,目前虽然营收是增长的,但是亏损也在扩大,所以整体表现还是欠佳。”曾颖表示。

生鲜的重投入众所皆知。同据叮咚买菜财报,2021年Q4叮咚买菜销售成本同比增长46.4%,履行费用同比增长 47.3%。业界也常提,自盒马从2018年Q2(自然年,非阿里财年)现身阿里财报以来,2018年Q2、Q3、Q4连续三个季度,阿里购买商品与设备花费都保持在100亿元上下。

但在消费者端,主要瞄准年轻人买菜业务的生鲜电商却难以把握年轻人的心。“我很少买菜,一般都是叫外卖吃。”一位消费者告诉燃财经,在被“996”掏空身体后,多数年轻人只想躺下放松,买菜做饭这种麻烦事还是不要自找麻烦的好。

而且,生鲜电商平台繁多、提供的产品也差不多,自然选谁都一样,“在消费侧,生鲜电商企业获客成本高,但提供商品同质化严重,用户的忠诚度比较低,所以也需要较高投入。”曾颖指出。

多位消费者也向燃财经表示,并不会刻意选择在某一平台下单,一般都是“随缘”,或者对比价格,“哪边价格合适就在哪边下单。”

叮咚买菜2021年Q4财报数据也显示,为了获取新客户,其销售和营销费用同比增长了38.3%。

为了获取用户,钱只能继续“烧”。至于还有多少钱可以“烧”,以及钱从哪里来,就留给明天再想。

03平台混战,花式求生

盈利已经困难,但更有平台混战,加重压力。

前瞻产业研究院梳理的时间线显示,早在2005年,我国生鲜电商市场便开始发展,当年易果生鲜成立,并开启了生鲜电商的第一波热潮。此后,菜管家、沱沱工社、顺丰优选纷纷上线。此后,随着生鲜电商不断发展,供给逐渐超过市场真实需求,于是行业停止扩张。并在2016年出现了退潮期。

直到2019年,随着突然爆发的疫情,作为每日必需的生鲜品类迎来了线上市场的大爆发,原本处于崩溃边缘的生鲜电商也迎来了“重生”。据前瞻产业研究统计,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生鲜电商活跃人数达4746.1万人,较同期增长了65.7%。

v2_c3f9811269ea4b7e8a5950ea386a87ea_img_

图/叮咚买菜地推传单  来源/燃财经拍摄

目前,生鲜电商已经形成一个“玩家”众多的市场。据网经社“电数宝”分类,目前中国生鲜电商产业链玩家包括以天猫生鲜、京东生鲜、本来生活等在内的传统生鲜电商;以京东到家、美团闪购等在内的O2O平台;以及每日优鲜、美团买菜等在内的前置仓模式;还有盒马鲜生为代表的“到店+到家”模式;兴盛优选、多多买菜在内的社区团购模式;还有美菜网等B端生鲜电商和物美、麦德龙在内的周期购模式。

“玩家”增多,竞争自然也变得更激烈。在前置仓模式,美团买菜抢滩明显。在北京和上海,转投美团买菜怀抱的消费者不占少数。比如大白就从每日优鲜、叮咚买菜转向了美团买菜,大白也告诉燃财经,“我身边的朋友几乎都是用美团买菜。”在上海,用户也指出,“用盒马和美团比较多。”

一名每日有鲜站长告诉燃财经,每日优鲜的订单被其他平台分走了很大一部分,“以前高峰期我们站点一天可能有两三千个订单,但现在每天只有六七百单了。”

美团买菜也给出了更优厚的待遇招揽配送员。“现在兼职配送员一单收入是7元。”一名美团买菜兼职配送员告诉燃财经,“全职的话,则是分梯级的。0-800单,每单5元;801-1200单,每单6元;1201-1700单,每单7元;1701以上每单7.5元。”

而叮咚买菜的配送员收入为,“全职底薪3000元,另加每单配送费3元。兼职则是5元/单。”据招聘网站显示,每日优鲜配送员收入为5元/单,一位每日优鲜配送员告诉燃财经,“每日优鲜只有全职,没有兼职。”

为了求生,“玩家们”只能使出百般解数。比如叮咚买菜裁员、降薪、收缩规模。2021年12月,叮咚买菜裁员的消息传出,有员工表示,叮咚买菜已经开启大裁员,采购50%,算法30%,运营30%,招聘10-20%。对此,叮咚买菜曾回应,个别变动属小范围公司正常组织资源调整。

在降薪方面,有叮咚买菜配送员表示,自2021年6月上市以来,已经降薪三次了。一名配送员咚咚向燃财经证实,最近通知奖励方式由以前的绩效、全勤改为了满一定单量进行奖励,“以前每个月绩效、全勤、好评等奖励大概能有1000元。但现在改成了每送满1950单奖励200元,2080单奖励400元,2210单奖励600单。”

“可以说200元都拿不到。”咚咚说道,“一个月1950单就要求每天跑75单。但现在站点每天就500多单,分到每个人头上也就五六十单。我都快不想干了。”

叮咚买菜也开始了控规模。数据显示,2021年Q4叮咚买菜前置仓仅增加25个,较2021年Q1、Q2和Q3的139个、147个和239个相比,增长几乎停滞。

另一典型平台盒马则开始了下沉。自负盈亏的盒马从2021年10月开始在上海、北京、成都、西安等多地尝试尝试“盒马奥莱”店,定位盒马品质折扣店。至此,盒马已经尝试盒马鲜生、盒马mini、盒马X会员店、盒马邻里等近十种零售业态,思路也越来越靠近向下、更小的业态。

阿里巴巴副总裁、盒马鲜生创始人兼CEO侯毅也表示,盒马最新的布局是盒马鲜生、盒马X会员店、以及盒马邻里“三驾马车”。

每日优鲜则开启了“卖卖卖”的模式。近期,每日优鲜宣布与投资机构Yorkville Advisors签署股权认购协议,Yorkville将于未来3年内,认购总价值3亿美元的每日优鲜股票。每日优鲜CEO徐正表示,此次协议的签订将为公司的战略贯彻和业务推进带来额外的资金支持。

市场是残酷的,可选择的只有两条路,求生或死亡。如果不使出百般解数走出盈利困境,迎接生鲜电商的就只有溃败。只是这些花式举措能否解决生鲜电商的盈利问题,而生鲜电商是不是一个伪命题,盈利是不是“镜花水月不可得”,就等活下来再解答。 

参考资料:

《生鲜电商溃败,上市巨头被供应商追债千万》,来源:时代财经;

《2020年中国生鲜电商行业市场分析:用户、市场规模稳步增长投融资市场理性发展》,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文中周舟、久久、大白、艾可、咚咚为化名。

[本文作者燃次元,i黑马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ID:chaintruth)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