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岁浙大校友造车,要去IPO了_出行_i黑马

55岁浙大校友造车,要去IPO了_出行_i黑马

55岁浙大校友造车,要去IPO了_出行_i黑马 -https://ift.tt/OUxdeuo –

55岁浙大校友造车,要去IPO了

2022-03-21 10:15 零跑汽车 新造车

255岁浙大校友造车,要去IPO了

来源:天天IPO(ID:pedailyIPO) 作者:刘博 纪桂子

又一波新造车上市潮来了。

新造车又要诞生一个IPO了。

投资界-天天IPO获悉,本周,浙江零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零跑汽车”)已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书,中金公司、花旗、摩根大通、建银国际担任联席保荐人。一旦零跑汽车成功上市,将成为第四家登陆港股的造车新势力。

v2_a49e49d9214a4bf894091e85fa316950_img_

零跑汽车的背后是一位60后连续创业者——朱江明。1967年,朱江明出生在浙江义乌,1990年毕业于浙大电子工程专业。早年,他曾创办了一家安防上市公司——大华股份,至今市值500亿。2015年, 已实现财富自由的朱江明偶然一次在西班牙旅游,发现街边有许多雷诺电动车,他隐隐感觉到新能源汽车风口要来。

随后,48岁的朱江明决心投身造车,零跑汽车应运而生。招股书显示,零跑汽车过去三年卖出了5万辆车,2021年营收超30亿元,其实卖得最火爆的是一款售价9万元内的电动微型车。一路走来,零跑汽车集结了豪华的投资人队伍——既有红杉中国和中金资本等一众VC/PE机构,也有合肥和杭州当地国资机构,阵容庞大。

其实不止零跑汽车,哪吒汽车、高合汽车等第二批造车新势力也正在开足马力奔赴IPO。还有小米雷军、百度李彦宏、小牛创始人李一男、石头科技昌敬、甚至滴滴程维也在埋头造车。2022,新造车江湖依然轰轰烈烈。

01 55岁浙大校友掌舵,7年做出一个IPO:估值220亿

零跑汽车,是朱江明又一次从零开始的创业。

1967年出生于浙江义乌,朱江明从小对拆装零部件感兴趣,后来成功考入了浙江大学电子工程专业。1990年7月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浙江省电子工业学校一家校办企业,从事通信设备电源产品开发设计工作。

v2_dad19d27ae4d42a5bf624e66fc7db45e_img_

一次偶然的机会,朱江明结识了日后的创业伙伴傅利泉。两人一拍即合,决定辞职创业,拿着仅有的5000元,在1993年创办了大华股份的前身——杭州大华电子设备厂,主营通讯调度产品。

虽然起步较晚,但大华的业务突飞猛进,销售额在1999年就达到3000万元。此时的朱江明也看到了瓶颈所在,他十分清楚行业天花板也就一两亿元,很快就会触碰到。而他由于经常跟电力企业打交道,了解到部分变电站开始实行无人值守,远程视频监控存在商机。

同一年,大华决定拓展远程图像监控业务。三年后,经过朱江明和团队的不懈努力,在全球率先推出了8路全实时嵌入式DVR。一经推出,该产品就获得了市场认可,一举拿下100万美元的订单。

转型安防市场的大华,在2008年5月成功登陆深交所,最新市值500亿元。2015年,大华突破了百亿元营收,正是在这一年,朱江明去到西班牙旅游,发现街边有许多雷诺电动车,他感受到新能源汽车的风口,判断中国将拥有更广阔的市场。

于是,48岁的朱江明怀揣着打造千亿级企业的梦想,在2015年12月正式成立了浙江零跑科技,投身到这场轰轰烈烈的新造车运动中。回忆创业的初衷,朱江明曾表示,就像火车历经蒸汽机、内燃机,再到现在的电动机车时代,汽车从环保、舒适、智能这些需求出发,也必然会过渡到智能电动汽车时代。

但跨界创业注定不会一帆风顺,朱江明很快就遇到了挑战。在没有接触造车之前,朱江明以为跟安防行业一样,把产品送到相关部门做个检测,合格了就能卖了。他没想到的是,没有生产资质,连工厂都不能建。而随着造车进度的深入,他才发现这是一个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型的行业,“当时要知道会这么烧钱,再多一些理性分析,可能就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了。”

但朱江明与团队坚持了下来。零跑从智能轿跑切入,于2019年7月正式交付了S01,是基于自研的S平台打造的首款量产车型。朱江明曾对外透露,对于首款量产车的选择,零跑团队曾讨论了两天两夜,最终在本田S660的启发下,决定先发布轿跑车型。

v2_eb130cfa2dac42dba374639275abd2aa_img_

紧接着,零跑在2020年开始交付智能纯电动微型车T03;随后在2021年7月,零跑经过股权重组、自建厂房后,宣布金华AI工厂获得整车生产资质。与此同时,朱江明对外发布了零跑汽车2.0战略——即到2025年,实现年销量80万辆。

此前传闻,零跑在Pre-IPO轮融资前的估值已达220亿元。朱江明也在去年年底的内部信中表示,“即将到来的2022年,零跑是时候主动冲出来加入争冠组了。”眼下,零跑汽车向着IPO发起冲刺,一旦最终成功登陆港股,也将成为国内第四家实现IPO的造车新势力。

回顾这次创业,朱江明曾说过:“汽车应该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创业,希望零跑能成为汽车行业一家头部企业。”

02 3年卖出5万辆车,红杉早期投了,合肥、杭州政府入局

零跑究竟靠什么撑起一个IPO?

我们可以从零跑招股书略窥一二——弗若斯特沙利文资料显示,零跑是中国目前唯一一家具有全域自主研发能力的新兴电动汽车公司,实现了智能电动汽车所有核心系统和电子部件的自主研发设计与生产制造。过去三年中,零跑汽车已交付三款车型,并计划未来以每年一到三款车型的速度,于2025年底前推出八款新车型,涵盖各种尺寸的轿车、SUV及MPV。

v2_83a1f21e37184eee922e08f5937f2a4b_img_

在交付成绩方面,零跑也正迎头赶上。从2019年发布首款车型开始,截至2021年12月31日,零跑三年已累计交付52832辆车。其中,零跑在去年第三季度,实现季度交付量首次突破1万辆;去年全年的交付量则为43748辆,包括634辆S01、39149辆T03以及3964辆C11。

可以看出,撑起零跑交付数据半壁江山的依然是零跑T03,这是一款售价在6.89万元至8.49万元的电动微型车。而零跑C11也在持续发力,这款号称“半价Model Y”的纯电动SUV,截至2021年12月底已收到超过两万份订单。

v2_f2fd765b48e440d79939f57620121b76_img_

招股书显示,零跑2019年、2020年、2021年营收分别为1.169亿元、6.313亿元和31.32亿元,毛利率也由2019年的-95.7%改善至2020年的-50.6%,并于2021年进一步改善至-44.3%。

但值得注意的是,零跑的亏损问题仍不容忽视。2019年至2021年,零跑汽车权益持有人应占年内亏损分别为9.01亿元、11亿元、28.46亿元,三年共计亏损约48.47亿元,且呈现亏损逐年扩大的趋势。

v2_799b0a456766449cb0eb7b3b706097ef_img_

走过近7年时间,零跑背后集结了一支庞大的投资方阵容。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自成立至今,零跑已至少完成7轮融资,总额累计超过100亿元,其中不乏红杉中国、上海电气、兴证投资、中国中车、国投创益、浙大九智、歌斐资产、国信证券、合肥轩一、中金资本、杭州国资、中信建投资本等知名VC/PE的身影。

众所周知,零跑的初创团队从大华走出,但不只是技术支持,大华在零跑创立之初便一口气投了4亿元,并在后续多轮融资中持续加码。此外,大华的人工智能研究院、大数据以及云计算的研究院、芯片研究院都给予了零跑不断的支持。朱江明自己也曾说过,零跑继承了很多大华的基因,既有吃苦耐劳、求真务实的精神,同时还传承了大华注重技术创新、注重节奏和速度的IT企业文化。

随后在2018年1月,零跑正式完成Pre-A轮融资,由红杉中国领投,后者也成为零跑当时除原始股东以外唯一的投资方。

对于此次投资,红杉中国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曾表示:“汽车产业正在发生一场革命,如同130多年前汽车取代马车一样,智能汽车将是未来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红杉中国非常有幸能够成为最早的机构投资人,来支持零跑汽车的创业,不仅在资本层面予以支持,更希望我们双方能够成为重要的合作伙伴,实现产业联动与协同。”

朱江明彼时坦言,自己是工程师出身,更希望零跑注重技术上的创新,以及为消费者提供更优的体验。“在对外融资方面,零跑一直都非常的谨慎,希望我们所融进的,不仅仅是外界的资本,还有外界成功企业家们的智慧。很高兴,红杉中国看到了零跑与众不同的价值。”

随后在2021年1月,零跑完成了43亿元B轮融资,且是超募逾10亿元。本轮融资的投资方包括国投创益、浙大九智、涌铧资本等。大华股份董事长傅利泉、朱江明本人也继续增持。此外,被誉为“国内最牛风投”的合肥市政府也抛出了橄榄枝,参与投资了2亿元。

仅仅7个月后,零跑又完成一笔重磅融资——融资金额达45亿元,由中金资本领投,中信建投和中信戴卡等携手入股。值得一提的是,这笔融资还出现了杭州国资的身影。零跑官方透露,此次杭州国资投资金额为30亿元,旨在通过资金支持推动零跑快速发展,加速零跑向国内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进发,实现共赢发展,强化杭州作为数字经济第一城的优势。

颇有意思的是,朱江明此前曾豪言,蔚来、小鹏、理想上市之后的表现,让很多投资人觉得在新能源汽车上的投资机会不错。“零跑很可能是他们(资本方)最后的一张门票。”如今,朱江明正将自己的这句豪言付诸于行动。

03 又一波新造车上市潮,这是一条不计成本的超级赛道

零跑汽车IPO背后,是风风火火的造车江湖。二线造车新势力冲刺IPO的消息纷至沓来,造车新玩家也在争抢最后入场券。

比如去年被推到聚光灯下的哪吒汽车。据《晚点latepost》报道,哪吒汽车目前已启动目标估值约450亿元人民币即70亿美元的Pre-IPO轮融资,计划今年内启动赴港IPO。今年2月,哪吒汽车已完成超20亿元的D++轮融资,投资机构为中车基金和深创投,该轮融资结束后,估值约250亿元。哪吒汽车去年完成的D+轮,D轮融资中,曾获得宁德时代、360等产业资本的支持。

虽然哪吒汽车成立时间比“蔚小理”还稍早,但此前更像是一个被忽视的存在,而销量摆在眼前,也迅速成为了资本竞相追逐的对象。哪吒汽车成立于2014年10月,创始人为方运舟,他曾担任清华大学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中心副主任、奇瑞新能源项目主持人。最初哪吒汽车背后有氢燃料电池动力系统研发企业亿华通、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等企业支持。但在2020年以前,哪吒汽车的背后却看不到知名VC/PE的身影。去年哪吒汽车脱颖而出后,情况发生了变化。

2021年全年,哪吒汽车累计交付量在新造车新势力中排第四,增速同比达 362%。今年势头依旧,销量甚至已跻身造车新势力前三。1月,交付量破万台,这是哪吒汽车连续3个月交付量破万,在造车新势力中排名第三。二月交付量略有减少,为7117台,但仍然排名第二,大于蔚来汽车、零跑汽车,直逼理想汽车、小鹏汽车。

传出IPO消息的还有电动汽车制造商华人运通,也即高合汽车。公开信息显示,高合汽车估值为4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52亿元),即将启动A轮融资,随后将赴港上市。早在1月,彭博社也曾报道,华人运通考虑最快于年内在香港上市,募集约3~5亿美元,正就IPO事宜与瑞银和摩根士丹利合作。

高合汽车算是后来居上,在豪华电动车细分市场中脱颖而出。高合汽车创始人为丁磊,他曾担任上海通用汽车总经理、上海市浦东新区副区长以及乐视汽车联合创始人,公司成立于2017年,旗下有高端SUV高合HiPhi。目前高合HiPhi X共有6款车型在售,售价区间为57.00—80.00万。

2021年全年,高合汽车累计销量4237辆。其中,1月至6月累计销量513辆,而7月至12 月累计销量3724辆,下半年销量几乎是上半年的6倍。且中汽中心数据资源中心零售数据显示,高合汽车在50万元以上豪华品牌电动车细分市场中销量位居高位。如2022年一月,高合HiPhi X 车型共售出550台,排名第一,高于奔驰汽车、红旗汽车。

此前,高合汽车创始人丁磊曾高调表示不融资,“华人运通有来自美国的原始资本,还有政府投资,暂时没有启动社会私募的计划,也不会有A、B、C、D数轮的投资”,但现在的动作无疑是在拥抱资本市场。

还有来势汹汹的威马汽车。2020年9月,威马汽车完成百亿元D轮融资,且曾申报科创板,甚至曾有望成为科创板造车新势力第一股,虽然此后搁浅,但去年10月,威马又获得超3亿美元的D1轮融资,并在12月,再获1.52亿美元D2轮融资。威马汽车成立于2016年,时间几乎也和“蔚小理”同步,并长期获得了资本加持,其累计已完成11轮融资,融资总金额超350亿元。

除了这一群二线造车新势力外,新玩家也正在争夺最后的入场券——小米雷军、百度李彦宏、小牛创始人李一男、石头科技昌敬、甚至滴滴程维也在埋头造车。为何新能源造车竞争残酷如斯——剩下了蔚来、小鹏、理想,大家还依然络绎不绝要造车?

投资圈有一个普遍的观点:智能电动汽车将会是未来非常重要的终端,如同手机一样。所以,我们才看到了当年国产手机残酷厮杀的一幕,即将在新能源汽车上重演。

造车不止于车,这是一场攸关未来的竞赛。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曾表示,新能源汽车引领三大革命:第一,电动车本身的革命;第二,新能源本身的革命;第三,智能化革命。同时,新能源汽车既可以解决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过高问题,也可以解决我国燃煤发电占比过大、大气污染严重问题,甚至推动国内汽车产业技术实现弯道超车。

而在实现“碳中和、碳达峰”的过程中,新能源汽车更是当仁不让。《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中明确指出,到2035年,纯电动汽车成为新销售车辆的主流,公共领域用车全面电动化,燃料电池汽车实现商业化应用,高度自动驾驶汽车实现规模化应用,有效促进节能减排水平和社会运行效率的提升。

回望人类历史中,从柴火到煤炭,从煤炭再到油气,人类社会每次巨大的进步,都是伴随着能源革命而来。如果要告别石油时代,削弱石油霸权,势必要发展新能源,而新能源汽车无疑最大的应用场景。说到底,新能源汽车背后是一场时代之战,可能远远超出了汽车本身。

[本文作者天天IPO,i黑马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ID:pedailyIPO)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