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红杉、高瓴都在押注这个浙大80后_推荐_i黑马

阿里、红杉、高瓴都在押注这个浙大80后_推荐_i黑马

阿里、红杉、高瓴都在押注这个浙大80后_推荐_i黑马 -https://ift.tt/e0I1yrp –

阿里、红杉、高瓴都在押注这个浙大80后

2022-04-01 11:59 AR Nreal

2阿里、红杉、高瓴都在押注这个浙大80后

来源:东四十条资本(ID:DsstCapital)作者:李彤炜

AR眼镜再次起风。

3月30日,阿里领投了一家AR眼镜企业——Nreal。这是Nreal的C+轮融合,融资额共6000万美元。

这家2017年10月成立的AR眼镜制造商,在短短5年内已获多轮融资,背后站着一众明星投资方,包括红杉中国、高瓴创投、顺为资本、CPE源峰、云锋基金、洪泰基金、中金资本等知名机构,也不缺乏CVC、互联网企业,例如快手、爱奇艺、蔚来资本等。

Nreal起始于一位80后学霸海归的创业,作为消费级AR眼镜,商业拓展模式由海外走向国内。从各家厂商对AR眼镜的热情,再到一众投资方再次涌入这条赛道,它是否又要迎来新的发展期?

2022年,AR消费级眼镜起风了。

01  80后浙大系创业者

Nreal的创业始于一位80后学霸。

创始人徐驰本科毕业于浙江大学,之后赴美国求学,获明尼苏达州立大学电子电气工程博士学位。毕业后,他进入英伟达,做GPU架构的相关工作。徐驰曾经坦言,当时,这份工作打消了他在GPU领域创业的念头,“半导体创业太难了,2015年时,你很难想象会有创业公司做半导体。”

彼时,如今的芯片巨头还只是一家GPU厂商,但在2015年以后,英伟达凭借AI与加密货币迅速崛起。从英伟达离职后,徐驰选择进入Magic Leap,这是一家2011年成立的AR公司。徐驰当时深受2015年微软发布的第一代HoloLens产品的感召,决定进入这一行业。

他说,“在Magic Leap,有机会看到很多前沿技术,还有一些原型机,会让对行业充满信心,相信未来十年或者十五年,这是能改变世界的巨大赛道。”这段经历让他不仅在第一时间获取AR行业最前沿的趋势,还判断VR的一些基本技术和产品已初步成熟。

2016年底,徐驰决定回国创业。那时正是国内VR的第一波高潮之时,可以说,从2016年底到现在,徐驰经历了VR行业从高潮到低谷再到起势的阶段。

2017年初,他创办了Nreal。徐驰团队中也汇集了浙大系学生,创始团队中,联合创始人兼首席光学科学家的肖冰、算法的负责人吴克艰、软件研发的负责人张宇均毕业于浙大,集合了光电设计、AI、软件研发、计算机视觉等多技术背景。团队中也有自Magic Leap、谷歌Tango、微软等公司的人。

开始时,Nreal的融资还算顺利。第一个天使轮是前易凯资本合伙人金鹏,现在金鹏是Nreal的联合创始人,负责融资、战略与商业化。

起初,徐驰想把计算机视觉的技术做成某种组建,卖给诸如扫地机器人之类的公司。金鹏认为如果一开始创业就只是做组件,期待值不是性能最高,而是性价比最高,特意味着天花板被封死。之后徐驰决定全身心投到难却正确的事情——AR眼镜。华创资本熊伟铭2017年见到徐驰,在看到他拿出产品时,决定跟进。

2020年是Nreal最难的时候。

2018年,徐驰是硅谷的常客与西班牙世界移动大会的红人,不少厂商也找他合作,Nreal还获得CES2019年官方最佳创业公司。但在2019年,Magic Leap指控徐驰作为前工程师窃取了机密技术,来制造增强现实装备。

从外部行业角度来看,那时的VR/AR在经历了一波过热后迅速冷却,处于不温不火之时。

2019年7月到2020年7月,Nreal花了一年时间在美应诉,终于打赢了这场官司。此后快手战投领投了Nreal4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这也是Nreal最困难的时候进来的一轮。

之后,Nreal的崛起首先源于海外市场。在2020年8月,AR眼镜在韩国实现商业化落地,打开海外运营渠道。2021年,产品又在日本发售,也在德国、美国、西班牙等地有销售。

主攻海外市场,徐驰透露,这是由于海外用户对AR设备的接受程度较高,再加上5G商业化覆盖率较为成熟。与此同时也在紧密布局国内市场。2020年3月底,其总部落户无锡高新区,计划总投资超20亿元,使用厂房面积约26000平方米。作为增强现实(AR)眼镜产业化基地及研发创新中心,为光学模组和整机的生产制造。

Nreal也涉足B端。阿里为什么会热衷于一家VR眼镜制造企业?

原来它早已与Nreal达成合作。2020年5月,Nreal联合钉钉这一线上工作平台,发布了一款基于线上办公的AR眼镜“Nreal AR 眼镜套装专业版”,适配钉钉线上工作平台,其设想是——用户通过它进入与现实结合的3D虚拟工作环境,可以身临其境感受远程沟通与协同。

除了阿里,2021年11月,Nreal与咪咕公司宣布战略合作,制作5G+AR眼镜;12月,联合蔚来发布车享版AR眼镜。2021年第十九届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上,Nreal还展示了AR眼镜与快手、爱奇艺等内容平台的合作效果。

在这背后,徐驰一直认为,AR眼镜的规模化不可逆。

02  AR眼镜起风

2021年的时间点很重要,这是“元宇宙”这个概念起势之时,Nreal的风生水起势必与此有强关联。

科技巨头们纷纷想要渗入到元宇宙行业中,他们看到:从云技术设施到内容服务,从虚拟办公到网络购物,在元宇宙中都有巨大的机会。

AR眼镜更是巨头们不能放弃的切口,因为它是元宇宙的入门级通道。这也大致可以解释为什么产业资本爱奇艺、快手等对Nreal的青睐。

2021年8月,字节跳动手收购了国内虚拟现实设备制造商Pico;阿里也说自己拥有”大量技术和诀窍探索和开发元宇宙;百度去年发布了一款叫“息壤”的元宇宙应用,可容纳10万人;马化腾更是早早就提出全真互联网。

至于AR眼镜这一切面,不少手机厂商展示了他们的热情,虽然还不能称为完全意义上的AR眼镜。

首先是华为智能眼镜,它使用的是Harmony操作系统,重量在39.6克,功能是和手机、平板连接,用眼镜听歌、打电话,进行简单的语音交互。

Oppo也出了一款AR眼镜叫Air Glass,镜片上可以显示图标和文字,效果类似2005年以前的功能手机。在公开演讲或者PPT展示的时候,是一个不错的提词器。

还有小米,从宣传上看,功能和技术比较完善。不但可以通话,还支持拍照、导航、实时翻译,比OPPO眼镜增加翻译等功能。

当然,在AR消费终端领域,动作更快的是创业企业,包括Nreal、雷鸟创新、Rokid等。

我在某宝上看到了Nreal眼镜的一些用户评论,“相对于VR,这款眼睛更能与显示交互,不用带大大头盔,在出差或者在家一个人看电影时非常舒适、方便,主流视频网站都可以使用。只是在游戏上开发还是略少,期待后续继续发力。”

Nreal想要实现进一步的规模化,还需要克服一些大的挑战。比如说在这样一个全新的行业,上游的供应链公司没办法支撑公司的规模化需求,这就需要创业公司自己跳进去做一些核心环节,比如显示、算法层、3D视觉或者系统。还有,如何能够让内容场景更丰富?

在涉及到元宇宙风口这件事上,徐驰不叫“元宇宙”,他叫空间互联网。“从移动互联网到空间互联网最大的变化,就是从 2D 的长方形边框,到了一个 3D 的无边框的世界。例如 PC 时代,互联网就是一个固定的框;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就是一个可以移动的框;空间互联网,可以无限扩展。”

关于元宇宙,徐驰认为这件事应该分步骤,节奏感很重要,什么是第一和第二条增长曲线,《头号玩家》是十年期的事情。

有人说,2022年可以称上AR消费级眼镜元年。至于到底能到什么程度,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作者东四十条资本,i黑马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ID:DsstCapital)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留下回复